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神奇的契约】(01-02)【作者:pangzi1007】
【神奇的契约】(01-02)【作者:pangzi1007】
字数:1118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在一处偏僻的大山深处夜里一名穿着黑色夜行服把身材凸显得凹凸有致的女子隐蔽地趴在一座破弱的茅草屋的屋顶上观察这里边的情景,还好女子轻功了得要不然就从那薄薄一层茅草铺成的屋顶掉下去了。

  女子虽然戴着头套口罩但是那露出来的那双漂亮有神的眼睛却告诉世人此女子的容貌绝对也是倾国倾城。

  晚上忙活了一天农活扛着锄头和木柴的男人又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步一步走回了家里,推开根本没有锁的院子门男人把柴火往一处用竹子茅草搭成的棚子一放拿着把锄头往屋子里走去,毕竟男人全部资产就这把锄头比较值钱了,所以柱子去哪儿都带着它。

  回到屋里的男人把锄头放进木板床下然后去柜子里面拿出两碗早上吃剩下的饭食:一碗半碗的粗米饭和一碗几根非常咸的咸菜干就这样就着葫芦里面的冷水吃了起来。

  看着男人吃着饭不时「呸呸呸」的向地上吐著的样子女子知道肯定是那碗不多的粗米饭里面还掺着不少的沙子。

  看着男人那瘦骨如柴以及皮肤黝黑粗糙脸上布满皱纹的样子女子不由得有点心疼,女子想到了母亲离开时对她的嘱托后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帮助这个穷苦潦倒的男人,想着女子运起轻功悄无声息地落在了男人的屋外。

  「咚咚咚」正吃着饭的男人听到屋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咦——」男人疑惑怎么有人来找他,而且还是在这个晚上?忽然男人想到了有次听地主家里说书的人讲的鬼怪故事不由地吞咽了下口水然后当成没听到的样子继续吃饭。

  因为说书先生说过鬼怪一般是不能害人的,只有你应了它鬼怪才会害你,所以晚上千万不要理它们,这样它就会自行离去所以男人绝对不理会当没听到。
  女子在外面敲了一会儿发现里面的男人就像聋了一样根本不开门所以女子就直接推开门进去了。

  男人被突然打开的门吓了一跳直接坐在泥泞的地上把本来就不干净的裤子粘上了泥土,本来怒气冲冲的女子看见男人的狼狈样气也消了原本准备斥责的声音也低了下来。

  男人定睛一看发现原来进门的是一位盘着头发瓜子脸一双明亮且夺人心魂的眼睛,提拔的鼻子下面一张红唇白齿一张一合的说着:「你是不是叫做柱子。」
  女子穿着一身黑色而且贴身的衣服,看见那高耸的胸部以及身躯男人下体微微有点抬头,只能弱弱地用沙哑的声音谨慎结巴地说道:「我……我是……我是……柱……柱子。」

  「那你爹是不是叫丁子言。」女子走进来拉过一把椅子接着问。

  「是……是……」柱子回过神来语气也缓和下来。

  「是这样的……然后……接着……我……」女子确定了这个男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后就噼里啪啦地将自己的来历以及为什么要来找他的前因后果简单的说了一下就是她母亲被柱子的父亲帮助过,现在她是来报恩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柱子摸着屁股从地上爬起来。

  「没错,所以……若……这些钱你拿着。」伊雪从腰带上拿出了一锭黄金,这够你吃一辈子了。

  「我不要。」柱子推脱着因为柱子没见过黄金所以并不相信这么小小的东西可以吃一辈子。

  伊雪并不知道这些,所以伊雪又拿出了更多的金锭给柱子但是柱子坚决不收,并且怀疑这是不是女鬼的把戏,一但钱花了命就被收了。

  伊雪越发觉得柱子是不食差来之食的人,后来伊雪改变了方案说要花多少钱聘请柱子但是柱子也坚决不要,说他和东家写了一季粮食的约书(就是帮助东家从撒种子到收割),现在才刚过去一个月年不能毁约。

  这让伊雪更加认为柱子重信用非常可靠,所以伊雪又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解决方法但是柱子也不接受。

  最后伊雪生气的问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要干什么啊!你怎么才行啊?」要不是母亲的嘱托伊雪早离开这里了。

  「我……我想……」柱子低头沉思着:「我很羡慕东家一回家就有人给他端茶送水,要不……」

  柱子小心翼翼地说道:「你做我……三年丫鬟行吗?」说着抬头望着伊雪。
  本来伊雪是准备发火的但是看到柱子那无辜可怜的眼神心突然软了,伊雪做了一番心理斗争……算了做三年丫鬟也行吧,反正她出来的时候是说要闭关三年,哪知道这么快就找到恩人后代了,这也算还了我母亲欠下来的孽了,而且凭我的武功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下定决心的伊雪开口道:「做你三年丫鬟也行服侍你也行,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不能和我发生性关系。」

  本来准备挨骂的柱子听到伊雪同意后喜出望外连话都说不清了,然后还是伊雪生硬地说:「喂!喂!」

  才把柱子唤醒。

  柱子回过神来从床板北部拿出了一张卖身契说:「如果真要做我丫鬟那么就签了这个吧。」柱子把卖身契拿给伊雪。

  伊雪看着卖身契上面写着:

  甲:[丁铁军],乙:[]

  1,乙方自愿卖身3年给甲方

  2,乙方卖身期间一切财物归甲方所有

  3,……

  4,……

  9,三年期满后乙方得归还甲方给予的一

  文钱。

  日期:[]

  中介人:###看不懂,不知道什么文字

  伊雪看了几遍发现这只是一张普通的卖身契,不知道柱子是什么时候临摹的,但是竟然这么公事化那自己也要认真点,所以伊雪又加上了一条不得夺走乙方处女的条纹,然后伊雪就爽快地签下了,然后接过了柱子递给她一文钱所谓的卖身钱。

  就这样伊雪这个江湖中让别人闻风丧胆而且富可敌国的碧雪宫宫主就这样以可笑的一文钱的价格卖给了一个穷困潦倒农民。

  柱子看见伊雪签下这个条约后就原形毕露再也没有之前的畏首畏尾,而是神气地从衣柜里面拿出一件灰不溜秋的长桶衫和草鞋扔给伊雪。

  伊雪接着衣裳或者说是一条开着三个口的麻袋眨着漂亮的眼睛不解地望着柱子。

  「真是个蠢货!你见过比主人穿得好的丫鬟吗?还不换上这个!」柱子望着眼前这个「丫鬟」就生气,在柱子眼里只要签了卖身契就只能是一件物品了而不是一个人,如果不是看着伊雪那1米78的身高柱子怕打不过早动手教训伊雪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柱子接着说:「以后我就叫你翠花了,这是你丫鬟的名字。」
  「哦,但……」伊雪看着这件脏兮兮的衣物有点抗拒但是在某种不知道什么的力量下或者是柱子那威胁的眼神下,慢慢地解开束腰脱下夜行衣抹胸露出那凹凸有致的身形和那白如雪的皮肤。

  柱子看见伊雪那雪白的肌肤阴茎就突然涨的难受了,天啊!这简直比东家镇上最贵的婊子还好看啊。

  柱子咽了咽口水,然后指着桌子上那剩下不多的饭和已经被咬了一半的咸菜说:「主人我今天只有这些饭了,你先吃吧。」柱子这是学东家的话,因为东家每次吃饭都会剩下些厨余,而这些剩下来的厨余就是丫鬟仆人的唯一食物了。(其实文化不高的柱子是把东家购买的奴隶当仆人丫鬟了,真正的仆人丫鬟才不会吃牲畜才吃的厨余)

  伊雪闻言就顺从地坐在黝黑的椅子上端起柱子吃剩下的饭食吃起来,用沾满柱子口水的筷子小口小口优雅地吃着都是沙子的粗米以及咸的咽不下口的咸菜,慢慢嚼着。

  伊雪想着自己平时都是吃着精细的食物,哪有经历过这种,但是不知道怎么了伊雪却感觉下体有点湿润,而且有种舒服的感觉。

  柱子没去管伊雪而是走到伊雪刚才脱下衣服放在地上的东西,作为主人这些东西已经归柱子所有了。

  「这几块黄色小转块有什么用?」柱子拿起那莫约重十两的金子想了想:「有了,拿去垫床底和柜子底。」

  柱子把金锭随意放在一边然后又拿起伊雪脱下的夜行衣:「这衣服摸起来挺舒服的,好东西啊。」在柱子眼里伊雪身上就这套衣服最值钱,其它的都是垃圾。

  柱子把伊雪的夜行衣穿起来发现太大了(因为柱子身高才1米5多体重还不到百斤,而伊雪身高1米78因为经常锻炼武功高强所以体重有140斤)
  :「这衣服摸起来好就是颜色太难看了。」

  把夜行衣脱掉后,柱子又从地上拿起一叠银票,「这是什么?」柱子想了老半天:「哦,这是纸张,不过这么粗糙应该是用擦屁股的。」柱子翻看着银票上面那花花绿绿的图案不由得气恼:「真是个蠢丫头,这么好的纸竟然拿去画画,本想拿去卖的看来只能自己用了。」

  除了这些还有一些零零碎碎柱子看不懂的东西,柱子也不去想了全部扔进去火堆里烧了。

  伊雪刚吃完那些恶心的东西转过头来就发现自己的宫主个人印玺,令牌,笔,火折子,通行证,路引等等零散物件竟然被柱子给随意扔进火堆里烧了不由得生气道:「柱子!你干了什么好事!这么多值钱的东西你竟然那去烧了,我……我……」伊雪生气得都不知道怎么惩罚柱子了。

  「贱货!敢顶嘴!」柱子走到伊雪身前然后用手揪住伊雪那长长的快到屁股上的辫子(之前伊雪是盘起来,后来解开了,辫子贴着胸部垂下)往地面拉了下来,头皮吃痛的伊雪不由得弯下了腰,把脸下降到手够的到的地方然后柱子一巴掌往伊雪脸上摔去。

  伊雪本能反应的抓住柱子的手掌然后用力一扭,柱子吃痛地松开了握住伊雪的辫子然后伊雪一个过肩摔就把柱子摔在地上,还好伊雪没怎么使劲,但是也疼得柱子扭曲了脸。

  「哎呦,你个狗东西敢以下犯上。」还好柱子身体也是长年劳作的所以没一会儿就回复了。

  「你知道你刚刚干了什么吗?」柱子一声大喝把已经吓傻的伊雪一下子跪了下来,不知道怎么的伊雪感觉自己闯大祸了连忙不住的在地上给柱子磕头:「对不起主人……对不起主人我不是有意的……」一连磕了几十个把脸都弄脏了,但是柱子却害怕了,这个女人他太琢磨不透了,他不敢要了。

  「求求您了,不要抛弃翠花……」伊雪哭得梨花带雨好像是什么苦情恋人一样。

  如果有认识伊雪的人在的话一定会把眼睛掉在地上的,这个冷面冰霜的碧雪宫宫主什么时候这样子求过人啊,而且是求当丫鬟!

  「那……」被一直抱着腿的柱子想到了一个可以把伊雪吓走的方法:「这样,竟然你这么想当我丫鬟那么你要听我的话对吗?」

  「是的,主人。」伊雪抱着柱子的腿。

  「这样,我给你三个考研如果你通过了那么我就收你当丫鬟怎么样?」柱子害怕不保险所以多加了两个条件,这样一来就不怕伊雪轻松过关了。

  「别说是三个,三十个我也愿意啊!主人!」伊雪坚定的说道。

  「那好,这样,你先松开我,然后跪着,不管我怎么对你你都不能出声除非我超控你要不也不能动,一但你出声或者动了你就马上离开这里怎么样?」
  「就是让我像木偶一样是吗?」伊雪问道:「有时间限制吗?」

  (太简单了,伊雪心里想着,要知道伊雪一但进入打坐状态可是可以保持几天都不动的。)

  「是的,像木偶人一样。」柱子说道:「没有时间限制,除非我说你自由了要不你都不能动,明白吗?」柱子道。

  「明白,那什么时候开始?」

  「现在……」柱子绕着圈子借助柴堆的火光把跪在地上的伊雪的连体大衬衫脱掉,露出那赤裸的身躯,期间柱子小心翼翼但是伊雪好像真的是个木偶一样任他摆布,而且是顺从他摆布,这样一来柱子才不会太累。

  柱子把伊雪摆了个跪坐的姿势,脚后跟顶在挺翘结实的屁股上,双手放在大腿上,漂亮的大眼睛一直睁着,看来伊雪是把眨眼都当成动了,还好柱子可以看到伊雪那胸口起伏已及鼻子的吸气和呼气,要不然柱子还真以为是

  在火焰的照耀下伊雪的赤裸身躯越发美丽起来,刚才被吓软的阴茎也慢慢又翘起来了。

  柱子拿起一根长长的树枝然后小心翼翼地搓了搓伊雪的乳房,看见伊雪真的没有反应柱子胆子大了起来,用树枝轻轻地往伊雪的乳房上抽了一鞭,然后赶快调开但是伊雪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后来柱子又试了几次鞭打的力度越来越大,大到树枝直接折断,但是伊雪也没有反应任其鞭打,而且连眼睛眨也不眨。
  柱子这下子彻底放心了,看来伊雪真的任他玩弄啊,柱子这会不在躲避了而是直接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伊雪身前然后一巴掌狠狠扇在伊雪精致的俏脸上骂道:「婊子养的贱货!刚才竟然敢打我,我这次要你好看!」说着又是一巴掌扇过去,柱子接连扇了十几掌自己手都疼了但是伊雪的脸却没什么大碍,只是有点潮红。

  「靠!」柱子站起来用力一脚踹在伊雪的胸口上,洁白的胸口上顿时留下了一个黑黑的脚印。

  伊雪出乎柱子意料地直接倒在地上,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和多余的动作,好比一个被人随便丢在地上的木偶玩具一样。

  「我操,这婊子这么厉害?」柱子肯定自己刚才一定用尽全力了但是伊雪却真的像木偶没反应。

  「哼!我看你这婊子多能忍!」柱子走到屋外借着月光找到了一根有手臂般粗快1米5多的结实木棍,这跟木棍是柱子用来驱赶野兽的,毕竟柱子没钱买铁器,唯一的铁器还是那把锄头,现在柱子就要用这跟棍子狠狠教训伊雪。

  进了屋的柱子把倒在地上的伊雪翻了个身变成身体正面趴在地上,屁股在上。

  柱子用粗糙的手抚摸着伊雪雪白的屁股,手感非常棒,挺翘的屁股结实充满弹性。

  说实话要不是柱子和伊雪有条约在先不能和她性交的话柱子早把伊雪的屁股扒开将鸡巴塞进去了。

  「不过……」柱子想了想一屁股坐在伊雪的屁股上:「呜~真舒服~」柱子经常坐在坚硬的椅子或者地面上那做过这么软有弹性的「椅子」?

  我可以在这婊子的屁股沟里爽爽啊?柱子想到了一个不插入伊雪体内的好方法,就是将伊雪的屁股扒开然后将将已经硬得不行的肉棒放进去然后用伊雪的屁股夹住他的肉棒。

  这样就既可以舒服又不会破坏契约了,柱子趴在伊雪背上然后下体不断在伊雪的屁股上耸动着「啊~啊~」柱子从来没怎么快活过,没一会儿柱子就射了(没营养怎么持久?)精液淡黄色的只有一点点,柱子直接就射在伊雪的屁股沟里边。

  「哎……」柱子站起来进入贤者模式:「我怎么会对这个婊子产生性趣呢!我是要教训她报仇的!」

  柱子抄起地上的木棍不顾刚才还在温存的肉体直接一棒子打在伊雪的屁股上,但是伊雪依旧没有反应……柱子接连打了几次伊雪竟然真的还是没反应。
  于是内心受到打击的柱子也不管不顾了下了狠心举起棍子就如暴风雨般的敲打在伊雪的小腿,大腿,臀部,腰部,背部,连脑袋柱子都狠狠敲打几下。
  柱子把伊雪的背面敲打一通后又想了想翻过伊雪的正面往伊雪的肚子,脸部,乳房敲打,特别是脸部(柱子看见东家教训丫鬟都是打脸)柱子使出了全身力气往伊雪脸上重点招呼了二十多下。

  这么一轮下来柱子觉得有打了近百棍了吧但是伊雪还是挺尸一样任由柱子殴打不还手而且更让柱子懊恼的是伊雪身上没什么伤痕,就是雪白的皮肤变得红润了一些。

  「……」柱子感觉自己很失败,非常的失败……难怪自己这么穷原来连打个不还手的女人也不会,但是柱子绝不放弃,他坐在椅子上想着怎么才能让伊雪有反应。

  柱子想到了老人们常说的女人和男人一样下体遭到攻击的话会痛不欲生,所以柱子站起来走到伊雪身旁抓住她的两只脚往床边拖去,然后将伊雪的腰靠在床沿边上把两腿修长健美的长腿往伊雪的肚子脖子的方向压过去。

  这样一来伊雪的阴部和屁眼就暴露在柱子眼前了,「嘿嘿。」柱子拿着木棍往伊雪的胯部继续殴打…………

  然后显而易见,伊雪还向木偶人一样任由折磨,柱子一开始只是用棍子敲打阴部屁眼后来见伊雪没反应就用捅,心想你总不会连阴道也这么厉害吧?结果柱子站在床上使出吃奶的力气连伊雪那层薄薄的处女膜也没捅穿……

  至于屁眼根本捅不进去……

  柱子丧气了……他对伊雪真的服了,看来真的收她当丫鬟了,不过似乎……收这么一个可以任他打骂的丫鬟也不错啊?不过没有将伊雪打得跪地求饶总感觉不行(柱子听别人说女人一定要打得她满地找牙,不打她不会服你)。但是这分明就是不怕打的啊?柱子很苦恼。

  柱子又常试了好多方法:比如将伊雪放进火堆里烤,结果除了有点熏黑外没什么事,接着又用手玩弄伊雪的眼睛(为此柱子还特意洗了手),结果伊雪的眼珠子和玻璃球一样坚硬,任由柱子按,捏,捅,抠都纹丝不动,不过伊雪的眼球手感真好,像陶瓷一样光滑而且有弹性。

  ……

  ……

  原来是梦啊,第二天天刚亮睡眼朦胧的柱子发现根本没有伊雪,看来自己昨天做了一个春梦罢了,由于昨天的梦里的发泄柱子的精神很好,于是起床开始做饭。

  就在柱子做饭做到一半的时候一个穿着洗的发白的连体长衬衫的女人拿着一只兔子走了进来。

  柱子吓了一跳,原来不是梦啊?!

  「主人,我今天去打了只兔子给您做早餐。」伊雪像一名奴隶一样低声下气地对柱子说道。

  「哦,哦。」柱子说不出话来任由伊雪把他扶到床上然后一动不动地让伊雪服侍。

  伊雪简直像一名卑微的丫鬟一样伺候柱子洗脸刷牙,热水还是伊雪运功加热的,然后给柱子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衣服是伊雪昨天夜里洗的并且烘干的。
  「你……你……」柱子哭了起来:「多少年了,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呜呜呜……」柱子像一个孩子一样哭着。

  伊雪连忙将柱子抱在怀里安慰道:「不哭了,不哭了,我是您一文钱买下的丫鬟啊,我对你好是应该的啊……」伊雪一直安慰着柱子直到柱子不哭了才说道:「好了,好了,我要去做饭了,能放开我吗?」

  于是柱子也不哭了看着伊雪忙上忙下,感觉自己非常的幸福。

  不一会儿伊雪就做好饭了,两只烤好的兔子,将兔子放在碗里伊雪招呼柱子:「主人,兔子烤好了来吃饭吧!」

  柱子闻言走到桌子面前坐下忍住将两只兔子全部吃下的想法道:「我们一人一只吧。」

  「不了,不了。」伊雪拒绝道:「主人你先吃,吃完了我再吃剩下的,不够的话我会再去打的。」

  然后柱子又再三要求一块吃伊雪才小心坐下与柱子一块吃着。两人一边吃着一边交流着,柱子才明白为什么昨天他这么殴打伊雪都没什么事,原来是伊雪运功进入了冥想状态,所以伊雪身体自动的开启了最大防御,别说柱子了就算是别人也没办法,除非这个人的功力可以比伊雪高强。

  然后伊雪得知柱子对于没法伤害伊雪很不愉快于是主动说:「主人,既然这样那么我将内力自己封闭起来这样你惩罚我的时候我就会感到疼痛了。」柱子对于伊雪的主动非常高兴,然后伊雪有接着说:「主人,昨天我完成了你第一个考验,那么另外两个考验是什么?」

  「恩……」柱子不知道什么是伊雪不能完成的于是说:「这样吧,第二个考验就是你要听我的话时间……也是不限,不管什么事。」

  「行。」

  就这样伊雪每天都伺候柱子吃饭,吃完饭柱子就去地主家劳作,白天劳作中如果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比如被工友捉弄,东家辱骂晚上回家就拿不会反抗而且没有运气护体的伊雪出气,而伊雪也在柱子的殴打下渐渐有了快感,两人就这样在对方身上获得了满足感,但是再刺激的性欲也会渐渐没有感觉。

                第二章

  时间过得很快,半年时间过去了,这天中午柱子一拐一拐地怒气冲冲地赶回了家里,今天太不顺心了,因为今天是柱子与东家合约到期的日子,本来按道理是要付柱子50贯的,但是东家竟然说柱子这不好那不好只愿给柱子40贯,然后生气的柱子与其理论然后被东家叫人打了一顿直接丢出门外。(其实被柱子拿去拉屎后擦屁股的银票就价值万两了,这些可以换天文数字般贯的铜钱了)
  然后生气的柱子拿起了40贯钱走了,他没本事报复东家但是却可以拿家里的丫鬟出气。

  走进院子后柱子看见了正在砍柴的伊雪(柱子禁止伊雪使用武功,要求她像一个普通女人一样)喊道:「贱货快滚过来!」(因为伊雪的逆来顺受所以柱子越来越对伊雪暴躁)

  「是……」伊雪赶忙小跑到柱子面前。

  「跪下!」还不等伊雪说什么柱子就出言训斥。

  伊雪赶忙顺从地跪在地上,柱子看见伊雪跪下后就抄起一根木棍劈头盖脸地往伊雪身上打去。

  「叫你打我!叫你打我!」柱子简直把伊雪当成了叫人殴打他的东家,而伊雪咬着牙也毫不躲闪任由柱子殴打,柱子打了一会儿便打累了丢下木棍留下了遍体鳞伤的伊雪就走进木屋里。由于伊雪的勤快能干,柱子很快就住上了间小木屋。

  伊雪忍着疼痛不敢私自运气疗伤,跟着柱子走了进去,柱子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冲着伊雪说:「你个贱货还不赶快给我疗伤!」

  「来了,来了,」伊雪拖着满身伤痕的身躯一瘸一瘸地来到柱子面前就运起内力为柱子治疗腿部,柱子感觉一阵暖流进入了自己的体内,没一会儿疼痛的腿部就不疼了。

  「恩,翠花替主人治疗有功。」柱子笑呵呵道:「那么翠花想要什么奖励呢?」

  「求主人恩准奴婢疗伤。」伊雪痛苦的说道,刚刚柱子暴打她的时候好像把她的肋骨打断了几根。

  「哼,看你这么忠心耿耿的份上,我就同意你疗伤了。」柱子轻蔑地说道,在柱子眼里这简直是个自甘下贱的蠢货,明明自己武功高强却自愿给自己玩弄殴打,连给她自己治疗也要请示。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伊雪跪下来磕头道。

  等到伊雪疗伤完毕后柱子就脱下裤子将肉棒塞进伊雪嘴里,现在在柱子的多次调教下伊雪已经可以灵活地用舌头给柱子带来快感了,可以说伊雪全身上下除了屄都被柱子玩烂了,不是伊雪反对柱子插她的屄相反伊雪不止一次跪趴着扒开阴唇,哭求着让柱子干她的屄,但是重视契约的柱子坚决不要,所以每次被柱子玩弄得欲火焚身的伊雪只能自己自慰。

  柱子双腿交叉夹紧伊雪的脖子用手按住伊雪的脑袋将肉棒死命地往伊雪的喉咙里面塞,由于伊雪的悉心照顾柱子的体重有了明显的增长,不像刚开始那样瘦骨如柴,所以柱子的肉棒也变得有近20cm的长度,小孩手臂般粗。

  伊雪被柱子的肉棒插得一阵反胃但还是努力的吞咽着好让肉棒更加的进入她的喉咙。

  「喔~太爽了」终于在柱子和伊雪的努力下肉棒整根都捅进了她的喉咙,伊雪蠕动着喉咙好让柱子更加舒服。

  因为伊雪为了让柱子的肉棒可以轻松塞进自己的喉咙所以伊雪的身体是跪趴着抬头让嘴巴和喉咙脖子行成一条直线,而屁股就向后高高翘着,这方便了柱子的玩弄。

  「真是个贱母狗!」柱子捡起放在火堆旁边的一根用来翻动柴火让其充分燃烧的烧火棍往伊雪的屁股轻轻的敲了下,伊雪那结实有弹性的雪白翘臀顿时留下了一道乌黑的印记。

  「母狗?」柱子想到了什么,如果伊雪自愿从丫鬟变成母狗的话那么我岂不是可以痛快地插她的屄了?毕竟和我签契约的是人不是母狗,所以只要变成牲畜的话就行了不是吗?

  想到这里柱子两腿从伊雪后脑勺移开,把鸡巴抽出伊雪的嘴巴然后说道:「伊雪姑娘你真的像被我插屄是吗?」

  伊雪好一阵没反应过来,毕竟这几个月来柱子都是一直叫她「婊子、贱货、翠花、」之类的从来没有怎么正式的叫过她的名字。

  「真是贱货!叫名字没反应!」柱子狠狠地甩了一巴掌将伊雪打醒。

  「啊,主人,奴婢想被你操屄。」伊雪跪下来给柱子磕头,屁股阴部缓缓留着淫水。

  「是这样的,主人我突然想到一个操你的屄又不会违反契约的方法。」柱子把伊雪拉前面一点然后用手玩弄伊雪的挺拔雪白的乳房道。

  「什么方法?」

  「就是我不要你当我的丫鬟了,而是……」柱子话还没说完伊雪就抱着他的大腿哭求着:「主人不要抛弃奴婢啊……呜呜~」

  被打断话的柱子烦躁地起身一脚将伊雪提到在地怒吼道:「你这下贱的婊子有完没完!明明武功高强身份高贵却一直求着当我的丫鬟你是傻逼吗?!你怎么就这么下贱啊?……」看伊雪一直在哭哭啼啼柱子直接就拿起烧火棍又劈头盖脸地殴打伊雪,直把伊雪打得满地乱爬:「你不是武功高强吗?怎么不反抗啊!来啊!反抗啊!你个婊子!贱货!」

  伊雪趴在地上躲闪着往床底下爬去然后被柱子抓住辫子脱了出来继续殴打,柱子对伊雪拳打脚踢,还用烧火棍猛砸伊雪身体臀部,殴打了一会儿渐渐的伊雪也不挣扎了柱子才将带着一丝血迹的烧火棍扔在一旁坐在床上喘气。

  再看看伊雪哪有一点人样了,已经全身鲜血淋漓,屁股北部脸部都有血痕,伤口外翻,而且腿部和手臂都扭曲着看来是骨折了,伊雪缩卷的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但是柱子却毫不可怜。

  「你就死吧!贱货!明明可以自己疗伤却每次都要请示我,这次我就不准你疗伤你就等死吧你!」柱子生气道。

  而伊雪却颤抖著有气无力地说道:「求求主人准我疗伤吧,要不然我会真的会死在这里的。」伊雪感觉自己的脏器被打出血了,而且肋骨肯定也断了好几根,如果不及时运功疗伤的话肯定活不过今晚的,但是伊雪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不敢没有柱子同意就疗伤。

  但是对于生的渴望伊雪还是哀求着柱子同意他疗伤,起初柱子非但不同意还拿起盐巴往伊雪的伤口上抹去,引得伊雪一阵阵惨叫声,但是过了一会儿看见伊雪除了哀求自己准她疗伤外也没有给自己私自治疗的意思柱子还是有点不忍心的说道:「算了,谁让我心软呢,你疗伤治疗自己吧。」

  得到柱子同意后伊雪的身体健健复原了起来,一道道伤痕渐渐消失没过多久就回复如初了,伊雪跪在柱子面前磕头:「多谢主人救命之恩,救了奴婢一条狗命。」柱子闻言又是一阵气结,你就这么喜欢作贱自己吗?

  「是这样的,我想操你的屄,但是有契约在先所以我不能操你,但是我想到了一个方法就是你当我的狗,做一只牲畜,这样脱离了丫鬟的身份后我就会操你的屄。」柱子把自己的计划讲给伊雪听,伊雪一下子说道:「可以的主人,只要您操我的屄我就当您的母狗,当您一条忠心的狗。」

  「那好,那么我就给你这条狗取个名,就叫……看你皮肤这么白就叫你小白吧。」然后柱子拿出一张新的契约道:「那么翠花,你愿意将小白以一文钱的价格卖给丁铁军吗?」

  伊雪拿起条约非常爽快地也不看内容就签下了名字,就这样伊雪从丫鬟变成了一只叫小白的母狗。

  签完名字的伊雪连忙转身趴下翘起屁股双手向后扒开了阴唇露出了小屄说道:「请主人享用母狗小白的屄吧!」

  对于伊雪这样的表现柱子毫不领情反而一脚踢在伊雪的屄上,鞋尖都陷进屄里了,可见柱子的力道多么大。

  伊雪被柱子踢得屁股缩了起来,没有运功护体的伊雪和一个普通女子一样那经受得住来自私处的打击。

  「贱狗!有你说话的份吗?!你见过狗说话的啊!」柱子对已经变成母狗的伊雪更加不当人看了,柱子不管倒地抽搐的伊雪转身找起了东西,不多时柱子找到了一段三米多长的麻绳。

  柱子拿着麻绳揪住还在抽搐的伊雪的头发拉了起来然后将麻绳打了个活结套进伊雪修长俊美的脖子上。

  「你以后就是母狗了,我要和你说说母狗的规矩!」柱子拉着绳子将伊雪拖到床前说道。

  接着柱子就给伊雪定下了好几条规矩比如:除了主人的特殊命令外必须时刻四肢着地,不能穿衣服,不能住在屋子里,不能说话…………林林总总几十条。
  说完后柱子才发现伊雪的下体竟然流着血,于是扒开伊雪的阴部后才发现原来自己刚才的那一脚竟然把伊雪的处女膜给踢破了,鲜血流了一地。

  柱子不知道说什么好……柱子想到刚认识伊雪的时候整个人压着木棍也捅不破她的处女膜而现在只是简单一踢就破了,简直没道理啊……

  柱子也不管伊雪还在流血的下体直接把伊雪弄成四脚着地趴着然后双手按住伊雪的翘臀就将肉棒直接插进伊雪的屄里。

  伊雪未经人事的阴道包裹着柱子的肉棒让柱子发出一阵阵爽快的声音,「啪」柱子一巴掌扇在伊雪结实的翘臀上道:「母狗把你的屁股扭起来!快点!」
  闻言伊雪「汪」的一声算是应了就有节奏地上下扭动屁股,至于刚才的疼痛早就随着柱子肉棒的插入而消失了。

  于是木屋里传来一阵阵「汪!汪!汪!」的狗叫声,柱子兴奋地在伊雪的屄里前后进出着,终于将一大股精液射进了伊雪的子宫里。

  「好了,也操了你的狗屄了,现在要开始训练狗了。」射精完后的柱子进入了贤者模式,对待伊雪也真像对待狗一样。

  柱子把伊雪牵出屋子进入院子,还好柱子在深山里也没什么邻居所以也不用害怕别人发现影响不好。

  柱子指着院子里一处杂乱的大概有正常人膝盖位置的石洞对伊雪说道:「这是我前年收养的一条狗的狗窝,那条狗是条公狗去年没饭吃的时候已经把它宰杀了,但是铁链项圈什么的我丢在里面,你如果想当我的母狗的话就去叼出来自己戴上吧!」说着一脚踹在伊雪的屁股上把伊雪踹了个踉跄,但是伊雪并不生气而是下体淌着淫水扭动着屁股向着那个肮脏长满蜘蛛丝的狗洞爬去。

  然后伊雪就真的钻进那个黑漆漆的狗窝叼出项圈以及连在项圈上的铁链,柱子看见浑身脏兮兮都是灰尘的伊雪哈哈大笑:「看来你真要做我的狗啊!」
  柱子从伊雪嘴巴接过项圈然后又将她乱成一团的头发干净利落地扎了个马尾辫盘在后脑勺打了个结,这样伊雪虽然看上去脏兮兮的但是却也不显得邋遢了。
  柱子把项圈戴在伊雪的脖子上然后摘掉铁链,拍拍伊雪的头说:「好了,现在你就是真正的一条狗了,我们开始游戏吧!」

  柱子拿起一根半个手腕粗的木棍往院子的另外一边一丢,然后伊雪抬头看着柱子一脸茫然的不知道干什么。

  「蠢狗!」柱子毫不留情扇了伊雪一巴掌将伊雪打懵了:「看来有必要让你学习学习」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