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30)【作者:QM1255】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30)【作者:QM1255】
字数:59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十)老朋友

  这是大战过后的平静。

  秦语的腿自然地屈着,大腿也是保持着刚才微微张开的角度。

  从我这个方向看去,秦语的头发被汗贴在了额头上、通红的脸颊上,她闭着眼睛,嘴微微张着,不时喘着粗气,脖子、胸口已是密密麻麻的汗珠。

  我侧过身子来,双手捧起秦语的手,吻了上去。

  秦语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我没动,而是继续攥着秦语的手。

  过了一会,我看秦语依旧没有动静,就把她的手捧着放回她的腿边,同时,我也挪了挪身子,更加靠近秦语。

  没成想,秦语的嘴角突然浮现起一道美妙的弧线。

  我故意摆起架势,一手撑住床板,一边斜跨在她的身体上方。

  「好啦好啦,你还得寸进尺了。」

  秦语用她那性爱之后特有的慵懒语调嗔怪着,说着推了我一把,我顺势坐在了床上。

  「你现在是越来越坏了啊,今天被你这么了一次,比以往我主动几次还累。」
  秦语也坐了起来,整理了一下上身的衣服。

  「语姐,那你说,玩得开心吗?」我坏笑着问道。

  「谁愿意跟你玩?切,」

  秦语翻了个白眼。

  「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老子还没说你呢。」

  「哎哟,我第一次听『香玉』说『老子』的。」我故意拉高调门,拖着长音说道。

  「对嘛,你是『香玉』嘛,都知道钱同学是秦同学的女朋友嘛,没错啊。」
  「你……」

  「别说了别说了,」我刚想再反驳,却被秦语用手捂住了嘴。

  「要是不想被你老公家暴的话,你就去帮我把床单洗换了,然后再做了中午饭,好不好啊?嗯?」

  「那你呢?」我怏怏地问道。

  「好啦,不跟你闹啦,你去准备午饭吧,这边我来弄吧。」

  秦语用力摸了摸我的头。

  我也整理了一下衣服,笑着离开了她的房间。

  这短短的一上午,却是她回来以后最让我安心和幸福的时刻。

  下午,我和秦语走出家门,我陪着她将头发精心修剪了一番。

  两天之后,我们再次和父母话别,踏上了不同的旅途。

  一个人的火车上,我有些期待,也有些不安。

  这,又会是怎样的一年呢?

 =================================
  列车飞驰,这一旅程我已渐渐熟悉。

  安全抵达学校之后,我自然是记挂着秦语,但她应比我晚到一段时间,我也就趁着这段时间,将秦语吩咐给我的各项「任务」一一完成。

  刘克和阿鸿都还没有到,我放下自己的东西,没顾上整理,就带着秦语的包裹去了女生寝室。

  我发现我来到学校的时间还算挺早,学校里现在几乎没什么人,在女寝楼下,管理的老师还没有上班,我也就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拎着箱子,我轻车熟路,来到秦语的寝室。

  门竟然没有锁。

  出於礼貌,我敲了敲门。

  「谁啊?请进。」

  欧阳奕的声音。

  「欧阳,是我,钱明。」

  我一边说,一边推开了门。

  「帮秦语送东西呢,」

  欧阳奕明显也是刚到,她的大包小包还都摆在地上。

  「语呢?」

  「她,去接人了,估计晚几个小时吧,我先把她的东西送过来。」

  「哦哦,我知道是谁了!」

  欧阳奕做出了一个心领神会的表情。

  我尴尬地笑了一下,一边整理着东西,一边找着话题。

  「欧阳,你知道阿鸿什么时候到吗?」

  「他快到了吧,现在应该下火车了,我跟他说过了,没去接他了。」

  「对了,欧阳,这个学年你的考试成绩挺不错的啊,在系里面肯定能排的上名次了,奖学金你应该是十拿九稳了啊。」

  「咳咳,你也一样嘛,秦语是不是天天管着你啊?」欧阳奕坏笑道。

  本就尴尬的话题,被自己聊到更尴尬,我一时噤声。

  「钱明,你什么时候有空啊,我有点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欧阳奕开口道。

  「找我?系里的事?现在说不行吗?」

  我有些疑惑。

  「不不不,其他的,呃,语的事。」

  欧阳奕停下了手里的工作。

  「秦语?」

  「嗯对,等你有空了告诉我吧。」

  「现在就行!」

  「不是,一时半会说不完的,不急,不是什么急事。」

  欧阳奕摇了摇头。

  「哦,哦,好,我知道了。」

  很快,我就粗略地秦语的东西整理好了,我也离开了女生寝室,向校外走去。
  一路上,欧阳奕的话一直困扰着我。

  明显话里有话的她,究竟要告诉我些什么呢?欧阳奕和梓娜的为人虽然我不是谙熟於心,但这么长时间的接触下来,至少有一个大体的了解。

  梓娜虽然办法多,但是她的嘴关不住事,在她的心里毫无秘密可言。

  欧阳视秦语和我为亲人,秦语也一直以亲人待她,她也是可以信任的人,秦语的心事恐怕也只会找她诉说,但她现在竟然要和我说秦语的事,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来到学校附近的宾馆,我也无暇再想这些,定了宾馆,和秦语发了个短信,报告「任务」进度。

  我再次返回学校,阿鸿已经到了寝室。

  我和他一遍说笑着、寒暄着,一遍收拾好自己的东西。

  一切整理完毕,秦语的电话在这个时候打了进来。

  阿鸿和我似乎心有默契,他一听到电话铃声,就识趣地沖我使了个眼色。
  我跑去阳台,接起电话。

  「喂,钱同学,我们到了,在校门口,你过来吧。」

  「嗯好,我这就到。」

  放下电话,拿上包,和阿鸿打了声招呼,就往校外走。

  路程虽短,但我想的却不少。

  至於这几个老外的到来,我心中虽是有些期待,但并没有多少的兴奋,反而,我甚至觉得这一年必定不会平静。

  来到校门口,远远地就看到马路对面站着三位外国人,在他们的旁边,有两位黄皮肤的亚洲女人。

  看来,秦语还叫来了欧阳奕,她也已经先我一步了。

  我两眼迅速扫视左右,见没有车,迅速通过了马路,并和马路那头的人挥了挥手。

  「搞那么快干嘛,安全第一啊!」

  我一通过马路,就听到了秦语的责怪。

  「好啦好啦,」我用手上下捋着秦语的胳膊。「介绍介绍啊!」

  三个老外看着我和秦语,脸上都带着微笑。

  秦语顺势一把挽住我的胳膊,另一只手为我一边比划,一边介绍着。

  「这位是唐宁,这是洛克,这就是Ricky啦!」

  出於礼貌,我一一握手致意。

  我快速打量着眼前的这三人,虽然都是外国人,虽然之前在视频聊天中已经见过,但亲眼而见留下的印象更深刻。

  唐宁是个高高瘦瘦的白人,但身上的肌肉也算得上发达。此前,视频里我就觉得他并不矮,此番站在一起,我感觉我足足比他矮了一个头有余。至於长相,唐宁算得上是东方审美中的帅哥了,褐色的眼睛并没有过度的凹下去,反而衬托出高挺的鼻樑。

  洛克比唐宁稍矮一些,但比唐宁还要瘦一些。近距离才发现洛克其实并不算黑人,只是皮肤有很明显的晒痕,这或许就是他练就一身古铜色皮肤的原因吧。
  而洛克的头发虽然短,但有些微微的天然卷。

  而Ricky并没有给我视频中那种火辣、开放的外表,披了一件外套的她将她的好身材全部掩盖,如果没看过或是没听过她的那些「表现」,俨然一位领家大姐姐:披肩金色卷发,蓝色的眼睛,鼻樑和弟弟唐宁一样高挺,身高也和秦语这样一个高个妹子差不多,这不由得让人真心感歎基因的强大。

  我自己本身英语的卷面考试并不算差,但是这是实际应用却是破天荒地第一回,不免有些紧张。

  「唐宁,洛克,Ricky姐,欢迎来Z大,然后……然后……」

  还是秦语接过了话茬。

  「各位,这位是钱明。」

  「哈哈,你们这一对,早看出来啦。」Ricky姐并不见外,笑着说道。
  我也笑着低下了头,有些害羞地搓了搓鼻子。

  「对了,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Ricky姐简直是「自来熟」。
  「唐宁今年申请到了一个名额,明年这个时候可以选择继续在你们学校一直读到毕业,然后回国参加我们那里的硕士考试哦!」

  虽然我没太搞懂Ricky姐她的意思,但还是主动伸出了手。

  「那恭喜啦唐宁!」

  唐宁似乎还有一些羞涩,没有说话,低着头看着我,伸出手,和我的手有力地握在了一起。

  「好啦,钱同学,带我们快点去宾馆吧,咱们先带他们把东西放下来。他们刚到,然后我们再带他们去吃个饭,走啦!」

  我也并不懈怠,带着他们来到了宾馆,先顺利地安排「三人组」入住了。
  宾馆旁就有不少小餐馆,我们也是经常光顾。

  虽然三个人也是第一次在中国吃到地道的中餐,但对於筷子的使用却是颇有心得。

  饭桌之上,话题也渐渐聊开了,友谊的种子也在这个时候渐渐地种下了。
  三个人都是很热情、开朗的人。

  但相比之下,唐宁还略显羞涩,洛克是个爱笑的大男孩,而Ricky更像一个大姐姐一样,一直关切着饭桌上的所有人。

  觥筹交错,风卷残云,简单的晚餐结束以后,我们又将他们送回宾馆休息。
  出宾馆前,自然也少不了一番客套和寒暄,但毕竟三人休息要紧,我们也没有过多逗留。

  走出宾馆,欧阳奕突然抓住秦语的胳膊,挽着她向前加速跑了好几步,把我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想到几个小时前,欧阳奕的那一番看似不明所以的话,我并没有加快我的速度追上去,而是远远地跟在后面,观察着这一对闺蜜、这一对姐妹的言行。
  欧阳奕似乎对秦语的假期生活和之前的美国之行很有兴致,看上去一直是欧阳奕在拉着秦语问这问那。

  看着两个人有说有笑,尤其是秦语的笑脸,我心里也有一丝莫名的幸福和快乐。

  我一边观察着两个人,心里也有着自己的盘算:欧阳奕究竟要和我说什么呢?唐宁、洛克、Ricky这次长达一年的异国学习之旅又会发生些什么呢?
  但是,那个逃不开的问题也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

  杨译婷,究竟,会不会来……

  这一截路没有容我想太多,到了学校,已经是傍晚了。

  进了校园,欧阳奕这次直接拉走了秦语,回了女生宿舍。

  百无聊赖的我,一个人也回到了寝室。

  「呦,钱明回来啦!」

  我刚推开门,就听见了刘克的声音。

  「我早就到了拜託,刚才有点事情出去了。」

  我和刘克都没听明白对方的意思,我也是胡乱解释道。

  不过,这个时候,我突然又想起了之前暑假的那个下午,在刘克家里我倒的那些苦水,当然还有和梓娜短暂的性事。

  幸运的是,平常爱多嘴的刘克这个时候没有说起这个尴尬的话题,我也算是松了口气。

  由於之前急於去秦语那里搬东西,我还剩一些行李没有归类安置好,刘克也在忙着收拾东西,房间内的三人都不闲着,我心中刚才的那些问题也被眼前的忙碌一扫而光。

  晚上,我躺在床上,努力不让其他的杂念侵入我的睡意。

  但是,该来的总会来,刘克的嘴果然是管不住的。

  刘:我说钱明,你和秦语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啊?

  鸿:他和秦语?不是一直是模范情侣吗?哈哈!

  钱:刘克你说什么呢?什么怎么样啊?

  刘:阿鸿,你的消息很滞后嘛。原来以为你和欧阳在一起消息很灵通才对嘛。
  鸿:今天他是不是被梓娜揍了,我看他不太正常。

  刘:不正常?你问问他呀,他现在是不正常喽!也不知道是谁暑假的时候跑到我家里来说语姐怎样怎样……

  钱:刘克啊刘克,你和梓娜啊,真是一对啊。

  刘:我这叫帮助你们解决问题,再说,我们三个臭皮匠,对付一个秦语问题不大吧。退一万步说,都是一个寝室的哥们,有了什么感情问题,大家都帮着解决才对嘛。钱明,你说对不对啊?

  鸿:就是嘛。

  钱:我说你怎么也跟着帮腔……今天都这么关心我干什么啊,我和秦语好得很哟。

  刘:现在看确实是好啊,但是两年、三年后呢?

  鸿:钱明,你和秦语可是我们眼里公认的模范啊,你可不能做那些对不起秦语的事情啊!

  刘:哎呀,咱们的钱明可是老实人,他哪有那个胆子?

  钱:你这话说得……

  刘: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倒是觉得,秦语要是真的如她自己计划的那样,出国念书了,对她来说肯定是好事。

  钱:那肯定的啊,我也希望她能出国学习,提高自己嘛!

  鸿:但真这样的话,对你们两个才是真正的考验啊!

  刘:阿鸿说的对啊……我也不是故意说这些难听的话,我只是觉得如果以后语姐出国了,你千万不要死缠烂打地纠缠她。

  钱:死缠烂打?什么意思啊?

  刘:那咱们今天就把话给你说开了。如果秦语最后没出国,或者出国了以后经常主动和你联系而且明确表示以后会回来,这当然是最好的,对吧?

  钱:嗯,对!

  刘:如果她不回来了呢,或者是如果说语姐想开始一段新的生活,甚至说开始一段新的感情,你怎么办呢?你每天还跟牛皮糖一样粘着地球那一边的她?每天短信、MSN、电子邮件不停?

  钱:呃……好吧……就算是你说的那样……呃……再打扰她也没有必要了啊……

  刘:你看,道理你都懂,但凭我这么多年对你的了解,这种事你肯定能做得出来,而且你肯定也是这个反应。阿鸿,你说我分析得有没有道理?

  鸿:嗯……有点道理……

  刘:哈哈哈,你这也太敷衍了。

  鸿:我肯定没有你认识钱明时间长啦,不过我觉得钱哥你有的时候就是做人做事太实诚,脾气太好了有的时候反而是缺点啊。

  钱:哎呀哎呀,我自己心里有数的。

  刘:屁嘞,有数?我倒要看看,要是真有那么一天,你究竟是怎么个有数法。
  鸿:行了行了,眼前人家不是好得很嘛,你还盼着他们分手啊。

  刘:我这叫高瞻远瞩、未雨绸缪,也是为了钱明好嘛。对不对啊,钱明?
  钱:你这……让我说你些什么好。好啦好啦,都说「忠言逆耳利於行」,我就先谢谢你啦!

  刘:这才对嘛!哦对了,听说有三个老外今年到我们学校来交流,听说秦语姐还认识,快跟我们说说……

  …………

  「卧谈会」还在热火朝天地进行,我虽然在介绍着Ricky三人的大致情况,但却早已是心猿意马。

  房间内,渐渐安静了。

  我无心揣度刘克和赵渐鸿二人是否安睡,因为自己就已是辗转难眠。

  秦语,我,未来。

  这个三个关键词,已经困扰了我很久,但似乎,还会继续困扰着我,一直到迷雾揭开的那一刻吧。

  或许,真的会有让自己死心的那一天吧。

  不过,刘克的话也让我有了一些新的体悟。

  眼下,过好眼下的每一天,才不会让自己内心感到愧疚。

  与此同时,计划虽是必要,但终究赶不上变化,享受生活,享受和她在一起的时光,享受大学的学习,这才能无愧於心。

  一夜无梦。

  第二天我睡了个懒觉,秦语和欧阳带着Ricky三人去办手续,秦语自己也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我就没有去找她。

  下午,天近黄昏,我拎上球鞋,打算去球场好好活动活动筋骨。

  到了球场,已经有三五球友在此操练了起来。

  我一边跟他们打着招呼,一边做着热身准备活动。

  远远地,我看到了队长杨译群的女友吴琼,也打了个招呼。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这刚开学就来训练啊,不错不错!」

  我猛地一回头,杨译群正拍着我的肩膀。

  「杨队长啊,我可被你吓得不轻啊!哈哈!」

  杨译群听了我的话,也「哈哈」地笑着。

  「队长,你妹妹怎么样啊……」

  我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小心翼翼地问道。

  「合着你就想着她呀,你这个人啊……」

  杨译群摇摇头。

  「哎呀,」我被他这么一说,也有些不好意思。

  「我就是问问嘛。」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