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马赛克下的我——AV女优】(03)【作者:SHOUKAKU】
【马赛克下的我——AV女优】(03)【作者:SHOUKAKU】
字数:56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诶。姐姐的那里好漂亮呢。」

  「多、多嘴!我不知道吗?还要你说!」

  我好像在期待着什么呢……是什么呢?突然好想大声叫出来。但是这个动作被我自己强行掐灭。

  纯一再次把手伸向我的私处。

  「真的好漂亮呢,姐姐。」

  「唔……」

  他低下头。那、那种湿湿的软软的……是舌头吗!他居然在舔!

  「啊!」

  我忍不住发出来声音,身体也大幅度的颤抖一下。

  「纯一!你、你是傻吗!那里——那里很脏的啊!怎么用嘴巴……」

  虽说我对私处的清洗总是非常认真。但是这种时候还是忍不住说出这种老套的台词呢。说真的,这个姿势好羞耻——他埋头于我的两腿之间,把大腿架在肩上,我的阴毛被他的脸压平。他的舌头在那里舔动。

  这样子……不仅仅是私处。就连屁眼他也看的一清二楚的吧!

  「呼哧——姐姐的味道,原来是这样的啊!」

  「讨——嗯啊哈~ 讨厌!瞎说……啊,啊,啊啊!说什么啊!」

  「我没有瞎说!有好好的品尝!姐姐这里有点酸……还有点——」

  「住嘴!」

  我用大腿使劲夹着他的头,右手把他的脑袋用力往那里按。

  「吃你的,少说话!」

  他把舌头伸进去了。在阴蒂的包皮上停留了一阵,不过并不是太久。然后滑过了尿道,舌头拱进了阴道。

  这样很脏的诶……这个先后顺序……而且我那里……还是第一次被什么东西『进入』。

  我丢人的发出娇艳的声音。

  「啊……呜……啊啊……啊……脚好像……麻痺了……」

  两腿绷直了。脚尖却卷曲。大腿根感受不到他柔顺的中发。

  这是怎么回事……

  手抓不住衣角了。汗水也流出来。

  他慢慢的,试探着把我的吊带背心拉起来。推到乳房以上,把她们暴露出来。现在上衣和内裤一样,都拧成了一条绳子,松松垮垮地挂在我身上。

  两个已经膨胀的乳头随着胸部的起伏而跃动着。

  「纯一……你支帐篷了哟。」

  我的余光瞥见他的内裤。还是不好意思正着脸看他呢……

  「这是男孩子的正常表现哦,姐姐。如果不这样才奇怪吧?你的身体这么……」

  他好像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纤细得如同女孩子的手指撩拨着我的阴毛。
  「所以说……你兴奋了呢……」

  他没有回答,而是抱起来我——只是把上身离开床垫。男孩子……力气好大。而且我没猜错。虽然说有些笨手笨脚……但是他的动作非常温柔。那幅拼了命也想要做好,但略有笨拙的表现……

  真的好可爱呢。

  他把我转过来,从后面抱着我,抚摸着我的胸部。

  「嗯啊……」

  「好坚挺呢,姐姐。」

  得益于较低的体脂率……我已经说过了。我胸部虽然小了点,但是形状很固定,就算是躺下也不会变形。

  「你……啊,喜欢吗?」

  「姐姐的东西……没理由不喜欢。」

  他说着,轻吻我的肩膀。灼热的嘴唇一闪即逝。

  「这样看着……姐姐你的胸部好可爱。和姐姐一样呢,看起来小小的……」
  「我比你高哦。」

  「看起来还是很小。明明是姐姐,看起来却比弟弟还年幼。」

  「才没有这种事情!」

  他继续揉搓着我的胸部。

  「姐姐的乳头……好硬好大。乳晕也是呢。真是淫乱的身体啊。」

  他说话的时候,我感觉他的声音在颤抖着。第一次说出来吧!这种下流话。
  他的手指找上我的乳头。很遗憾,是浅褐色的呢。

  指腹夹住……一揉。

  「啊——!」

  这、这是什么感觉啊!

  「唔,抱歉!是太用力了吗?」

  「啊啊……啊啊……那里……不行、啊!——刺激太强了……啊!!」
  好害羞!怎么可以说出来这种话啊!还还还、还发出那么淫乱的声音!我……我之前自己抚慰乳头的时候确实也很舒服,但是不会到这种地步啊!

  他若有所思地说道:「啊。原来如此。这是姐姐的弱点吗?好硬了呢,已经。」
  纯一继续用手指捏着我的乳头。

  我大大地摇头,跟着发出娇艳而羞耻的声音。

  「啊~~不行!!我会变得很奇怪……啊啊!!!太过……啊啊……舒服了……」

  各位。我对天发誓。这个绝对不是我!

  「姐姐。」

  他的手指插进我的黑发,把我通红,表情也变得十分煽情的脸转向他。
  这是开始这档子事儿以来,我们第一次四目相对。

  他的脸也好红。眉毛皱成了八字。你也在忍受着什么吧……我最爱,最爱的弟弟。

  他努力仰着头。吻住我的嘴唇。理所当然的,我没有反抗。

  于是他固定着我头部的手向下移动,伸向我的私处。我闭上眼睛。

  然后……自己打开双腿。

  「啊……啊……」

  刚才的行为让我那里更湿润了。阴毛彼此粘黏在一起。

  「泄洪了呢……姐姐。」

  「不要说……啊……我好像……啊……忍不住……啊!!我会变得很奇怪……呜!!」

  又说出来了。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了。

  「姐姐……我想进去。」

  「好啊……我也想要你进来……」

  于是我们调整姿势。

  「那个……姐姐……你……没事吧?」

  「嗯,终于可以跟纯一合为一体……我很高兴哦。」

  我微笑地看着坐在榻榻米上的弟弟。

  「可是,真的好吗,用这样的姿势……」

  「嗯。我决定了。这种时候就要由我来动。姐弟间的交流,但是要姐姐占主导!」

  我很高兴着。此时没有任何的不安和恐惧。就连即将要成为成人电影女优的低落感也逐渐消退。

  「所以……那……开始咯?」

  纯一已经脱光了衣服。我也一样。十八岁和十六岁,散发着动人淫臭味的肉体坦诚相待。

  他的肉棒已经勃起。玉袋也肿胀着。

  我两只手握上肉棒。立刻感觉到之前从里面流出来的,滚烫的前列腺液。那是他动情的证明。

  我骑跨上去,把跳动的龟头对准了蜜穴入口,然后沉下腰。

  「唔……」

  不用说。我的身体开始发出激烈的反抗。处女膜说到底是层肉啊,想要突破并不是那么容易。

  纯一看着我的脸,表情有些担心。

  「唔……啊!!」

  什么东西被切开了。那个抵抗消失了,我把他可爱的肉棒完全纳入身体中。
  「成功了……你的在我的里面……」

  我忍耐着痛苦,还装得没事的样子。

  里面这么狭小的场所,本来就不容易接受纯一的肉棒。实在是太紧窄了。而且极富弹性。由于收到疼痛的刺激,里面的蜜肉不断蹙缩,挤压着第一次进入这里的入侵者。

  加上之前的润滑。

  我看着纯一更加苦闷的表情。

  他的肉棒也快到了极限了吧。

  「呜……姐姐的里面……糟糕……太过舒服了!」

  「哦~ 是吗?」

              我忍着痛说道

  「那,姐姐我就要开始动了哦!」

  「等一下,不用勉强自己!我现在就很舒服了……」

  「不行。要做到最后……啊!那我动了!」

  我勉强自己,扭动着腰肢。

  上下地动着,硬是对纯一放出了微笑。

  他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双手迷茫的在我纤细,没什么脂肪的腰上不知所措的乱摸。

  「纯一……觉得……如何?舒服吗?」

  「嗯……真的、真很舒服!」

  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表情也惊慌失措呢。

  「好……那就让你更舒服!」

  看见弟弟享受的表情。我忍无可忍。顾不上自己的疼痛,我加快自己蹲起的速度。

  并且,旋扭着腰。

  「啊啊啊啊……呜……啊……」

  「姐、啊啊啊啊——」

  他猛的包住我的腰,脑袋埋进我并不算高耸的胸部。

  已经到极限了吧,纯一?

  「随、随时都可以………啊!」

  不知何时开始,在他身上骑跨着的我的声音开始加入了其他的。不只是痛苦,自从插入开始,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居然有了快感。笔墨难以描摹的那种。

  他也开始发出声音。

  我们两人声音中,交集的部分,是渴求着对方身体的欲求。

  「呜!要射了!!」

  「啊、啊……啊啊啊啊~~~~~~~~~!!」

  当他的欲望诸如我的阴道,冲击着我的子宫的同时。

  我娇艳的声音也到达最高点。

  「蛤啊……蛤啊……蛤啊……好热……纯一在我的体内注入了好多……」
  我受了纯一的欲望。

  「哈啊……哈啊……姐姐,没事吧……?」

  「没事的。如果精子着床了,我会自己去打掉他。」

  「我不是问那个……」

  他说在,头部像是小狗一样在我怀里拱着。真是的,又在撒娇吗?

  「那个不是会很痛吗…?」

  我微笑地看着他。这孩子,真是的。

  「没关系。因为纯一很温柔,所以姐姐那里很舒服。」

  ……而且是刚刚舒服起来。真是的,怪不得她们都说处男交货快……这是我对纯一唯一的埋怨。

  「呐,纯一。再来一次?」

  我说着,一边提起自己的胯部。纯一根本顾不上回答我,他可以做的这是两只眼睛渴求得看着我,胸膛剧烈地起伏而已。看来第一次对着现实中的女体射精……对他的刺激很大呢。

  那个量……超多。这个时候阴毛旺盛的缺点就体现出来了。

  我自己的淫液。

  我高潮时流出的白浆。

  还有他的精液。

  把下面的黑森林搞得乱七八糟的,好些毛彼此缠绕在一起。把那截半软的肉棒挤出来的时候,那些纠结在一起的毛发扯动阴肉,居然有几分痛痛的刺激。
  原来啊……有些时候,疼痛是可以转化为快感的吗?这一点倒不是虚的呢。
  我抬起头,又一次亲吻纯一的嘴唇。同时用颤抖着的右手轻轻的搭在他的肉棒上。那个动作绝不能算是握。只是放在上面而已罢了——真是丢人。

  感觉湿漉漉的呢。

  我的舌头在纯一薄薄的嘴唇上滑过。果然舌吻什么的还是……

  「唔——!」

  出乎意料。那孩子居然一把紧紧的环住我的腰,将我往那边揽过去,然后——主动伸出来舌头?开玩笑,就他那害羞的个性!

  但是……事情就是这样。就算是我一百个不敢相信也罢。我的舌头被捕捉到了。就像被捕兽夹夹住腿,动弹不得的猎物。碰巧布置捕兽夹的地方……还是一片隐藏的沼泽地。

  我的舌头被吸入纯一的口中。

  啊,好笨拙的吻。不过我也没有资格说他就是了。今天晚上——现在发生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全新的体验。

  高潮也好,初吻也罢。

  就连那一瞬间的疼痛好像也饱含着亲情的甜蜜。

  他的手开始不老实。

  没办法。毕竟是男孩子嘛。说到底,他们就算是再温柔,也就是那样——暗示着他们,诱导着他们,欣赏他们想要做好什么事情,拼命,却笨手笨脚的样子。
  感觉……好可爱。

  想要让他更舒服呢。

  这就是……所谓的献身欲吗?

  我轻轻的推开他。他应该明白,这个动作并不意味着拒绝。我往后挪,然后俯下身子,把双马尾拆开,越背的长发从耳朵后面撩到耳朵前面来。

  听起来,这个步骤好像反了。我的目的就是不让他看见我的脸。

  那样……太过于……羞耻了吧。

  「纯一?」

  「唔?」

  「小心,不要咬到舌头哦。」

  我说完,两手握住半软半硬的肉棒的根部,张开嘴,轻轻的吻在湿漉漉的龟头上。房间没有开灯,头发也遮挡了大量本来就不充裕的光线。我……什么样看不见。

  但是,不会出错的。

  那种温度。

  那种气味。

  无异于黑暗中熊熊燃烧的火焰。

  伸出舌头,抵舔着马眼。

  「唔哦哦哦哦——」

  他的大腿肌肉绷紧。一只手犹豫的放在我的后脑。但是又不敢使劲。

  「姐、姐姐——快住嘴!」

  啊。这是什么用词?住嘴可以这么使用的吗?

  「这样、这样我会忍不住——」

  「你可以不用忍耐啊。」

  我说着。张口,压下自己的头部。半软半硬还没有变成全盛状态的肉棒整个被我含起来,使劲嘬了一口,吸掉了大半液体。

  「我说了,『把我变成你的东西』没有错吧?」

  重复以上的步骤。不行……这味道好像出乎意料的……明明很难闻。但是,大脑快被熏昏了。

  我用力舔干净上面最后一点奇怪的液体。那里硬了起来呢。青春期的男孩子真是可怕呐。这么快就缓过来了?

  我抬起头,看着弟弟的脸。

  「所以说……我……是你的东西啊。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哦。就是这样。」

  他按耐不住了。搂住我,亲吻。然后猛的离开。

  「切……自己精液的味道怎么样啊?纯一?」

  弟弟苦着脸。

  「姐姐——」

  「哈哈~ 好了,不逗你了。」

  我深吸一口气。

  我也搂着他。胸部在他的胸膛上摩擦。没错,没有资格说他。我的动作也笨拙的可以呢。

  我试着用魅惑,甜腻的语气开口。

  「来吧~ 都说了嘛,我是你的『东西』呀。」

  顾不得我口中的异味。他好似不顾一切般吻住我。我们的舌头急切地交织在一起,发出淫荡的『滋滋』声。

  那里硬的快要爆炸了呢。

  刚才那个……

  于是我坏笑着,低下头。

  「啊啦~ 纯一,好厉害呢~ 」

  「姐姐、你该不会是、刚才那个?」

  啊。看来口交对于男孩子的刺激很惊人呢。怕是不必性交差多少。

  没错。口……也好想为他做。这么宝贵的头几次,交给莫名其妙的家伙。实在是太遗憾了。

  不过……这并不是我的目的。所以在他的目光下,我只是吻了吻,然后含在口里裹了几下。要是让他再射出来……就得不偿失了。

  「撒……继续吧?」

  我说着,又一次提起胯。

  那里好像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

  几滴馋涎滴在龟头上。

       ————————————————————

  半湿的褥子上,我们躺着。夏天热的要死,就算是不盖被也没关系。不止是空调,就算是电扇也没有。平时的话,盖着薄被还是可以入睡。但是,现在全身上下由于刚才的运动而积攒着非常多的热量,盖着被根本是折磨。

  我枕着枕头,纯一则枕着我的胸部。如同婴儿般,依恋地含着一颗乳头,撒娇似的抵舔。他一只手环着我的腰,我的一只手搂着他的后脑。另外的……则在身前,十指相扣着。

  他迷迷糊糊的。

  毕竟和女孩子不一样吧。男孩子来了两次的话,对体力的消耗是巨大的。他才刚刚十六岁……这样的表现已经很不错了吧?

  在纯一柔顺的头发上,我有一搭没一搭的抚摸着。虽说是弟弟啊……这一刻却有点抚摸小宠物的感觉呢。

  「真是的……有这么好吃吗?」

  他含糊着,回答不出来。真是的。已经睡着了吗?

  真是无忧无虑的小家伙呢。

  我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样也好。纯一……就这样快快乐乐的比什么都好。」

  我低下头,吻住他的头发。

  「你就这样……一直……快快乐乐的就好了呢。真的。」

  我是姐姐……是长女。这个家,总是会有些困难,需要有人来扛下来。
  爸爸曾经很努力。但是人终究是有极限的吧。他……可能已经达到了。所以,原来那么成熟的父亲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纯一……」

  他现在还不能长大。

  我应该可以保护什么吧。

  就算代价……是我自己。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