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熟女  »  【催眠夏芸+妈妈】(01-04)【作者:gy77yy】
【催眠夏芸+妈妈】(01-04)【作者:gy77yy】
字数:1134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

  催眠一个神秘的名词,关於催眠的形容描述说的数不清,催眠的方法也是各种样式都有,但是成功的人少之又少研究的人却是越来越多只因为那一种控制别人的成就感是人人都无法抵抗的,身为一个催眠研究者当然是朝思暮想的想要成功催眠别人,今天就是我实施催眠计画的第一天。

  「夏芸!」

  「是你啊!林徇玮,有什么事情吗!」夏芸的口气脸色十分不客气。

  「是这样的,下课后一起去逛街可以吗?我看到一款首饰跟你好配想买给你。」
  「真的吗!真是太好了,那我们下课后见」夏芸口气立刻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果然是见钱眼开的笨女人﹞「那下课后我在后门等你。」

  「好!」夏芸开心的走回教室。

  ﹝找这个笨女人当第一个实验品果然是对的,笨笨的就上勾了,不枉费我先前一个月的佈局,把我当凯子,陈夏芸今天放学之后你就,嘿嘿……﹞

  一放学夏芸立刻崔着徇玮要去买首饰,徇玮则是不急不徐逛着街心中则是默默的祷告希望会成功两人又走了一段路才在路边的小摊贩前停下来。

  「夏芸,你看我说的就是那一条项炼。」

  「哪一条!」夏芸一看到是路边摊的东西兴致就减了一半。

  「那上面有颗蓝水晶的那一条,跟你很配。」

  「那一条阿,还好阿我不觉得」夏芸现在只想走开不太想在这纠缠。

  「真的很配,老闆帮我包起来。」

  「我想回家了,怕家人会担心。」

  「这么快就要走啦!现在还早,我们去吃牛排我知道一家牛排馆很好吃。」
  「牛排!好阿,吃个饭在回去吧!你出钱」一听到最爱吃的东西夏芸又打算在一餐在回去了。

  ﹝蠢女人,这么好骗以为自己长的美就吃定所有男人﹞「那我们走吧!」
  「夏芸!夏芸!」

  「啊!什么事情?」夏芸的神情有点恍惚。

  ﹝看来是轻量的安眠药生效了﹞从口袋中拿出刚买的首饰「夏芸,你看这首饰,蓝色水晶真是漂亮对吗!」

  夏芸不自觉的定着水晶看越看越入迷。

  「很迷人对吧!专注一点看还可以看到里面好像坎着东西。」

  再徇玮的诱导之下夏芸更专注的看着水晶,眼里也只有那个水晶。

  「夏芸!你很想睡了吧!安心的闭上眼睛吧,就算是闭上眼睛你也看的到水晶的对吗!」

  夏芸抵抗了一下无奈眼皮越来越重,重到张不开夏芸缓缓闭上了眼睛。
  「夏芸你觉得越睡越沈,但是你将不会有任何的害怕不安,对於我的问题还是会回答!」徇玮的声音突然变的低沈盘旋在夏芸的脑中。

  夏芸重複徇玮的话「越睡……越沈……问题。回答……」

  看到夏芸的反应徇玮心中是大声欢呼,因为太过兴份的关系徇玮的手正在发抖。

  「夏芸,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林徇玮……」

  「你在心中我是怎么样的人。」

  「凯子……想追我的笨蛋……要不是可以在你身上拿好处才懒的理你……」
  徇玮对这答案到是不意外,也许也是因为这样徇玮对於拿夏芸当实验品一点也没有良心不安的感觉,也更下定改造她的想法。

  「夏芸,张开眼睛,但是你依然在深沈的睡眠中。」

  夏芸照指示张开眼睛。

  「看着水晶,你被水晶深深吸引目光完全移不开水晶,你非常非常的想要这个水晶,为了拿到水晶你将不惜牺牲所有。」

  「非常非常想要……不惜牺牲所有……」

  「现在看着我!我是水晶的主人!」

  「你是水晶的主人……」

  「为了得到水晶你必须听从我的命令指挥。」

  「听从你的指挥……」

  「看着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比水晶更漂亮更吸引你,为了可以看着我的双眼你将会更服从我。」

  「眼睛更漂亮……更吸引我……更加的服从你」

  「以后你只要专注的看着我的眼睛你睡会比现在更深更沈也越来越舒服不自觉的爱上这种感觉渴望这种感觉。」

  「专注看着眼睛……睡的更深更沈……舒服……渴望这种感觉……」

  「现在闭上眼睛,听到我叫你的名子你将会清醒但是我刚刚对你说的话你将深深的记在脑海,不去抵抗违背也没有理由就是服从。」

  在完成所有的暗示之后徇玮深呼吸了几次才唤醒夏芸。

  「疑?我怎么了?」

  「你刚刚一直在用餐,对了夏芸?」

  「怎么?」夏芸头也没抬的看着徇玮手上的蓝水晶首饰。

  「你真的不要这个首饰吗!我觉得跟你很相配。」

  「什么!谁说不要的,我要!我要!」夏芸强烈的表达出想要的意念。
  ﹝成功了!成功了!﹞「你要可以不过我这么辛苦才帮你找到的,就这样给你好像……」

  「徇玮,别这样,给我好吗,它真的好美,给我求你了」夏芸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的改变,先前之要徇玮不顺自己的意思必定是大发雷霆,不像现在马上以低姿态的祈求。

  「可是……」装成犹豫不觉得样子,徇玮慢慢的将夏芸引入暗示之中。
  「求你了,只要你给我,我什么都答应你好吗?」夏芸不知不觉的就陷入暗示之中。

  「好吧!那你答应我以后都要听我的话,当我的女朋友,不可以违抗我。」
  夏芸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徇玮的条件,拿到水晶之后夏芸是小心翼翼的将她挂在自己的脖子。

  「现在也不晚了,我们各自回家吧!」

  在分开之前徇玮亲吻了夏芸,亲吻结束两人依然是抱在一起,夏芸脸颊发红看着徇玮心里头是千头万绪,之前不是相当讨厌徇玮吗?为什么现在他给我一种不可以抵抗违背的感觉,还有她的眼睛变的好美,真想一直看着。

  「玮,你的眼睛好美」夏芸像是在自言自语的口气说着,双眼盯着徇玮的双眼不放。

  「是吗,我怎不觉得,晚了快回去,不然家里的人会担心」说完,徇玮从容的离开留下夏芸一个人。

  夏芸看着徇玮的背影心头完全都是徇玮的双眼,心中有一股追上徇玮的冲动不过徇玮的话立刻出现在脑海中在恍惚之中回到了家。

                (二)

  「啊……」徇玮打着哈欠走入校园,昨晚因为催眠成功兴奋过度根本睡不着,上网看看文章,结果被一篇有关调教美女犬的文章给吸引看完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五点多要睡也来不及只好直接上学,都是那作者害的好像叫帅呆文章写这么好肯定害的不少人晚上没睡觉,连带着自己也想把夏芸调教成美女犬。

  「玮~ 」夏芸突然从校门口扑向徇玮完全不顾四周人来人往的同学老师。
  徇玮被吓了一跳,虽然自己是催眠了夏芸,但是这么热烈的反应也太奇怪了难道是自己的催眠出了错误!徇玮也不顾众人的眼光将夏芸拉到校园的角落。
  「夏芸!看着我的眼睛」

  夏芸也立刻乖巧的盯着徇玮的眼睛看。

  在确定夏芸又陷入催眠状态之后徇玮才开始寻找原因,在了解原因之后徇玮才知道原来自己在意外中让夏芸作了更深的自我催眠,昨晚回去之后夏芸躺在床上看着蓝水晶,看着看着夏芸想起自己的眼睛不知不觉的睡着,因为睡前夏芸强烈想着徇玮的眼睛使得在睡着之后暗示的指令加强到变成意识已经不再是暗示了。
  「夏芸,今天回家跟家里找个理由说要出来过两天,早上八点到学校等我」
  将夏芸恢复正成让她去上课,徇玮也回教室上课只是满脑子想的是明后两天的美好周末,不知不觉得就到放学时间,先前已经交代夏芸先回家以防别人怀疑,现在徇玮烦恼的是资金以及环境的问题,自己只是个大二生资金是有但是不多这是个相当重要的问题,徇玮边思考边走向校门口,好巧不巧在校门口碰到系花。
  「你好啊!黄心铃同学」

  听到自己的名子心铃也回头问好「你好!我们认识?」

  「我们同班,只是打个招呼」

  「我们同班!」心铃一脸疑惑的看着徇玮

  徇玮也不在意黄心铃,自行离开继续思考资金的问题,突然回头看向那正在坐上自家轿车的黄心铃,有了主意之后徇玮也迈开步伐回家准备美好的周末。
  回到家的时候母亲正好在准备晚餐,将东西放好后徇玮被母亲在厨房忙碌的样子给迷住了,也许是有了一个成功的例子之后也开始注意起一些平常没在注意的事情,看着母亲苗条的身材,虽然母亲一个人要照顾事业跟自己但保养的也是相当的好脸上丝毫看不出岁月的痕迹,母亲并不是特别美丽只是十分的优雅配上柔顺的长发让人看了心情就很自然的平静下来,徇玮心中突然涌起一股霸佔母亲的欲望。

  「妈!」

  「嗯?」天兰有点疑惑的回头看着儿子。

  「我要霸佔你!」珣玮悄悄的站在母亲的背后在母亲转头的同时充满霸气的讲

  天兰受到了惊吓手中拿的蔬菜也掉落在地,在反应还没过来的时候徇玮又说。
  「看着我的眼睛,注意看,用你所有的注意力仔细看着」

  天兰一时无法思考只能呆呆的照着儿子的话去作。

  「注意看,看向深处,就是一个洞窟一样往最深处看,不要迷惑,不要思考,你现在正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放心的休息着相当的舒服对吗!为什么要反抗呢!安心的休息就好了」

  在徇玮低沈的声音指导下天兰沈静在一个身心放松的状态下,看着身前双眼无神的母亲徇玮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可见刚刚母亲被吓的不轻,除了转移注意跟意识薄弱的催眠理论外就只有用惊吓来制造思考停顿的方法。
  「现在天兰回答我,你是谁,我是谁?」

  「我是你的母亲?天兰,你是我儿子」

  「不对!我是你的主人,你只是我的奴隶,一个乖巧听话的奴隶」

  天兰皱起眉头一副无法理解的样子

  「不要去想,你只要接受就好,我是你的主人,你是我听话的奴隶,不用去抗拒它!」

  「你是主人……我是你的奴隶……」天兰的眉头慢慢的舒缓开来

  「对!我就是你的主人,不是你的儿子,你也不是我的母亲,你只是一个奴隶」

  「是主人……不是儿子……不是母亲……是奴隶……奴隶」

  留下天兰独自在反覆的喃喃细语,徇玮冲到房间把自己收藏的《奴隶调教守则》翻到奴隶守则的那一部分交给了天兰并且仔细阅读熟记好了自后自行清醒,徇玮回到客厅看着电视,大约过了一小时天兰轻步来到徇玮的身边跪着恭敬的用双手将《奴隶调教守则》捧到徇玮身边,徇玮并没有立刻的将书给拿起来一直到他将节目看完才将书收起来。

  「主人,饭准备好了」天兰从头到尾都是一直跪着低头。

  看着跪在地上的母亲,徇玮心中感到罪恶但是也升起一股莫名的快感。
  「抬头,看着我。」

  天兰抬头看着徇玮眼神中有着敬畏以及崇拜,看到母亲眼神中所包含的意念徇玮知道现在的母亲已经是自己的奴隶属於自己一人的奴隶。

  「以后你就叫兰奴!」

  天兰想当的高兴磕头答谢「兰奴,谢谢主人赐名!」

  「恩,先去吃饭吧!」

  兰奴立刻让开让徇玮通行,徇玮走了几步发现兰奴就这样跪行跟在后头才出声叫兰奴起来用走的,兰奴还是静静的走在徇玮后头目光一直没有在徇玮的腰部以上,一直到用餐前也是站在身后。

  「兰奴,你不一起用餐?」

  听到徇玮的问话兰奴立刻跪在地上「主人!兰奴不敢,请主人先用餐。」
  看到兰奴的反应徇玮感到相当的不习惯,看来自己要找个时间好好的将那本《奴隶调教守则》给好好的看过一次。

  「起来吧!以后跟我说话就不用跪着。」

  「谢谢主人给兰奴的恩赐。」

  看着兰奴徇玮突然升起一种念头「兰奴,到桌子底下去。」

  「是!」

  兰奴钻到桌子底下之后徇玮将双脚打开将兰奴包在双脚中,兰奴稍微抬头等待着主人的命令。

  「兰奴!你知道该怎么吧!」

  「是!感谢主人给兰奴的机会,兰奴一定会好好伺候主人。」

  听到兰奴用这么诚恳的语气说再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徇玮的阳具早就站立着等待兰奴的伺候,看着兰奴生涩的用牙齿将拉炼给拉下口舌并用的将早已准备好的阳具从内裤中弄出来,徇玮又产生疑问?

  「兰奴,为什么不用手?」

  「主人,可以用兰奴这卑贱的嘴伺候您神圣的阳具兰奴就感到十分满足,兰奴不敢造次用卑贱又肮髒的双手来触碰主人的阳具。」

  听到母亲所说的话,徇玮的心中泛起多种的感觉,成就感、罪恶感、满足感、最多的是征服感,感受着兰奴的伺候徇玮艰难的开始用餐,为什么说艰难呢?平常看文章中的主角一边享受美女奴隶的伺候一边用饭自己是多想尝试,没想到亲身体验之后才发现被这么香艳舒服的伺候想集中注意力在餐桌上是多困难的一件事情。

  再加上兰奴不时用香舌缠绕着龟头徇玮觉得自己光是要夹个菜都是那么的困难,在用餐的过程中徇玮发现每当自己快要忍不住的时候兰奴就是放缓速度等到稍微好一点的时候又再度给於刺激,就这样徇玮好不容易终於吃饱放下碗筷,兰奴也立刻加快速度,牙齿轻轻的咬着龟头一种轻微的麻痛带着阵阵的快感,徇玮终於射出来也许是忍了太久又一直在射於射不之间徘徊一种从未感受到的解放快感传遍全身也射了许久,兰奴也用嘴全部接下慢慢的吞了下去接着用嘴清理阳具放回内裤拉上拉炼之后趴在地上将刚刚滴在地上的精液一一舔乾净。

  「谢谢主人赐兰奴主人的精液!」兰奴一脸满足的感谢

  徇玮从头看到尾听到兰奴的感谢,徇玮发现自己的小弟又在蠢蠢欲动了,交代兰奴用餐之后徇玮坐在客厅看着《奴隶调教守则》,翻到奴隶守则读了起来。
  「这真是……」徇玮看到第一条就相当吃惊。

  奴隶守则第一条:主人就是天永远都是对的不可怀疑反对,对主人的命令要绝对服从就算是要你自我了断也要死的乾净不可害主人惹上麻烦。

  第二条:你的身体是主人的再没有主人的同意之下不可刻意毁损使用,也不可让主人以外人事过度碰触身体除非有主人的同意。

  第三条:主人是神圣的,你是汙秽的,在没有主人的允许下不可擅自观看碰触主人。

  徇玮看到第三条就看不下去了,这真的是奴隶守则吗?根本就是宗教信仰的手法也难怪兰奴会有如此的表现,回头已经来不及了!听着厨房传出清洗碗盘的声音徇玮默默的坐在沙发上发呆,回神看到兰奴静静的跪在一旁徇玮眼中原本那一点的迷惘消失的无影无踪。

                (三)

  「去准备一下,我要洗澡。」

  看着兰奴跪着倒退到五步远的时候才起身准备到浴室徇玮感到有点不忍。
  「兰奴!」

  听到徇玮的叫唤兰奴又立刻转身跪下「主人有何吩咐!」

  「以后没有特别的事情不准你在跪着,知道吗!」

  「是!谢谢主人免除兰奴的跪礼!」

  「恩!去准备吧!」

  「是!主人!」

  徇玮坐在沙发上开始思考夏芸的调教,现在的徇玮心态已经是彻底的改变不再只是玩玩就好,大多数的人都以为催眠可以完全改变一个人的个性其实并不是,那只是利用催眠让被催眠者以为这就是她或者让被催眠者所看见的事情变的不再是真正的情况,在这种前提之下有许多的事情是不能让被催眠者去做去改变的因为那将会引起被催眠者的意识反抗,就像现在的母亲一样虽然是母亲的身体拥有母亲的智慧但是意识上是一个奴隶只要不去触犯到意识中最深沈的区域就不会产生反抗永远都只是一个奴隶,但是徇玮要的并不是这样,难道真的没有办法让奴隶跟母亲两种意识融合,千百种的催眠法、心理学再徇玮的脑海中不断的盘旋,直到兰奴的脚步声才让深思中的徇玮暂时的放下此事。

  「主人!浴室已经准备好了。」

  「恩!一起过来洗吧!」

  「是!谢谢主人!」

  虽然没有回头但徇玮听口气就知道兰奴现在一定是相当的高兴,虽然这种感觉不是不好但是相处20几年的母亲形象现在变成这样说真的还真不习惯,希望可以顺利找到方法将母亲真正的意识跟现在的兰奴结合。

  「兰奴!手怎么在发抖?」从进入浴室开始徇玮就觉得兰奴好像哪里不对劲,一直到兰奴在服侍自己脱衣的时候徇玮确定兰奴在轻微的发抖。

  「主人!对不起,兰奴因为可以服侍主人入浴看到主人最神圣的样子太过兴奋所以才忍不住发抖!」这次兰奴没有下跪,只是头变的更低了。

  「看着我!」

  兰奴抬头看着徇玮,徇玮也可以从兰奴的眼中清楚的感觉到一种看着喜爱东西的眼光,不过徇玮也在这眼光中感觉到想当的情欲。

  「兰奴因为要看见主人的裸体感到兴奋吗?让我看看!」

  「是!请主人检查!」兰奴立刻将上衣拉高除去奶罩接着将短裙移到腰肩脱下内裤,随着徇玮的眼光在身上流转兰奴的脸颊变的微红变的楚楚动人。

  「看来兰奴是真的兴奋了,你看乳头都硬了,连下面的小穴也都开始湿了。」
  徇玮一手逗弄着乳头一手忽轻忽重的夹着阴核,使的兰奴站立不稳的靠在徇玮身上。

  「主人……兰奴……兰奴……还没……服侍主人……宽……衣。」兰奴的呼吸越来越重偶尔还从口中哼出一两声呻吟,使得徇玮更加快脚步刺激着兰奴。
  低头将乳头含在口中用牙齿轻咬,将兰奴扶在墙边之后右手也开始搓揉着乳房,左手更是放入了两只手指抽插着小穴,在徇玮的刺激挑逗下兰奴早就忘我的配合着徇玮,浴室充满了兰奴的呻吟声,口水从口中滴了出来,经过十分钟左右兰奴的小穴突然紧缩夹着徇玮的手指不放,知道兰奴的高潮快要到了徇玮更是加快速度。

  「主人……兰奴……不行了……」兰奴大喊,小穴喷出了不少淫水,瘫软的坐在地上。

  兰奴双眼迷离喘着气口水滴衣服上牵成一条丝,被衣服半遮若隐若现的乳房随着兰奴的喘气一动一动的似乎在叫人继续爱抚,刚高潮过的关系全身皮肤都呈现轻微的粉红,被押在屁股下的裙摆沾上了淫水与一开一合还在吐着少许淫水的小穴在日光灯产生亮亮的反光,有如一幅画美的令人动情。

  徇玮就放着兰奴坐在那自行更衣沐浴,过了一下子兰奴才醒来。

  兰奴一醒来就跪在地上「主人!兰奴服侍不周请原谅!」

  「兰奴,过来帮我擦擦背。」

  「是!」兰奴立刻来到徇玮的背后,将沐浴乳涂在乳房上用乳房帮徇玮擦背。
  乳房柔软的在背上摩擦在摩擦当中乳头也渐渐硬起来,闭上眼睛接受兰奴的服侍徇玮脑中想的还是先前的问题,兰奴也从背部洗到了正面,胸前传来柔软的触感让徇玮忍不住张开眼睛,兰奴的双乳挤压在胸前变成两个椭圆,兰奴的额头也出现了汗水,看着兰奴辛苦的服侍着自己徇玮心中有说不出的爱恋,毕竟是自己从小看到大的母亲那份亲情是无可取代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亲情早就变成一种莫名的情素。

  「兰奴!看着我!」

  兰奴才一抬头都还来不及说话就被徇玮用嘴堵住,感觉到徇玮的舌头正在牙间徘回兰奴马上就将舌头给缠了上去,两人的舌头再交缠的时候徇玮的的双手也没有闲着搓揉着乳房以及阴唇,兰奴因为刚刚高潮过的关系很快的就兴奋起来不时从口中发出快乐的呻吟。

  好不容易才结束长吻两人都喘着气,不过徇玮的双手可没有休息,继续的刺激着兰奴原本爱抚阴唇的右手现在更是用手指慢慢的抽插着小穴。

  「主人……」兰奴轻柔的语气充满了诱惑,眼神中满满的期待,期待着自己的天自己的神宠爱自己却又不敢过於要求。

  看着兰奴一丝不挂听着兰奴那充满诱惑的声音还忍的住根本就不算是男人,徇玮叫兰奴躺着将阳具慢慢的放入温暖的桃花乡。

  「啊!……主人进来了……又大又热……兰奴好高兴!」兰奴欢喜的大叫。
  徇玮缓缓的抽动,因为先前的爱抚小穴内充满了淫水抽动起来完全没有障碍,徇玮越动越快,越来越大力每一次插入都撞击的兰奴的臀发出淫暱的声响。
  「进……进来了……在兰奴……在兰奴的……身体里……好深……好大力……主人用力干……兰奴的一切……都是主人的……干坏兰奴吧……」兰奴近乎疯狂的大叫。

  在兰奴的鼓励下徇玮更加的用力,同时双手也挤压着乳房,兰奴的乳房在徇玮手中变成各种奇怪的形状,徇玮叫兰奴双手扶着全身镜站成80% 角刚好可以看见阳聚在小穴进出的景象,也不知道做了多久兰奴又大叫。

  「来……来了……兰奴……兰奴不行了……出来……要出来了!」兰奴已经被干的语无伦次。

  「我也要射了!来吧!」徇玮又快速抽插了几下终於将精华给了兰奴。
  兰奴感觉小穴传来一阵温热也同时达到高潮软了手脚还好徇玮扶着,徇玮将两人给清理乾净又帮恍神中的兰奴穿衣过程中又不断的刺激兰奴使的兰奴娇喘连连刚穿上的内裤上也沾上的水?不知是水还是淫水。

  交代兰奴自行休息之后徇玮回到房间躺在床上脑袋里不断思考着如何让催眠意识融入自我意识以及明天夏芸的调教就这样不知不觉得睡着。

                (四)

  睡梦中徇玮的阳具突然感觉到一阵温暖弄的徇玮忍不住呻吟张开眼睛,一张开眼睛就看到兰奴跪在双腿之间用嘴套弄着阳具,徇玮也没有出声打扰,反倒是闭上眼睛享受,兰奴又套弄了一下子突然加快速度,强烈的快感使得徇玮忍不住射出来。

  「主人!兰奴向您请安!」用口清洁徇玮的阳具之后退到一旁请安。

  「早!几点了?」

  「主人!现在是七点半。」

  「我等一下出门,你就做你自己的事就好,以后在家穿裙子不要穿内衣。」
  「是!主人!」

  在兰奴的服侍下徇玮用完早餐就往学校出发,远远的徇玮就看到夏芸站在校门口东张西望。

  「玮~~」夏芸一看到徇玮就开心的冲过去。

  扑到徇玮的怀中,夏芸抬头望着她时时刻刻都想着的眼曚。

  「夏芸,我带你去买点东西。」

  「嗯……」夏芸觉得自己又有点飘飘然好舒服不想思考。

  带着夏芸来到宠物用品专卖店,老闆热情的招待着。

  「欢迎!两位客人要买什么?」

  「老闆,给狗戴的狗环放在哪?」

  「往右转第三排就是了。」

  来到放狗环的地方,徇玮靠在夏芸的耳边:「夏芸,你服从我的任何命令对吗!」

  「嗯……我会服从你的任何命令……」

  「就算我要你当我的宠物你也会遵守对吗!」

  「当你的宠物……」

  「嗯!你是我的宠物,最乖最美的宠物。」

  「你的宠物……」

  「宠物都要戴项圈这样才不会遗失,那你是不是也要买一个漂亮的项圈给自己戴。」

  「戴项圈才不会遗失……要戴漂亮的项圈……」

  「对!现在我拍你的背你就会清醒过来,刚刚我跟你说过的话你会全部都忘记,记得你想当我的宠物。」说完徇玮就拍一下夏芸的背。

  「芸,我想养一只狗,你觉得那一个狗环比较好?」

  夏芸用渴望的眼光看着面前整遍的狗环:「玮,你不要养狗,我当宠物给你养好不好?」靠在徇玮的胸前,撒娇眼光还是没有离开狗环。

  「你想当我的宠物,可是一样要戴着狗环。」

  「好啊!好啊!这狗环好漂亮,我刚刚一看到就想戴戴看。」夏芸高兴的挑选着狗环,看到喜欢的就放在脖子前问徇玮好不好看,这个景像实在是相当怪。好不容易挑到一个满意的拿到柜台结帐,夏芸就撒娇要徇玮马上帮她戴上去,柜台的店员听到是愣在那边,徇玮不想引人注意劝夏芸回家在戴,店员就愣愣的看着两人离开。

  一路上,夏芸变得蹦蹦跳跳的一直在徇玮身边绕,好像一只活力十足的顽皮狗,四周的路人看到也不避讳的夸讚两人的感情好,徇玮则是在心中大笑。一直到了徇玮家门口夏芸才突然变的安静,徇玮好奇的看着突然变安静的夏芸才发现夏芸是在紧张。

  「来!我现在帮你戴上狗环,戴上之后你就是我的宠物狗了,知道吗?」
  在玄关前帮夏芸戴上狗环,夏芸在戴上去之后也乖巧的改用爬的跟在徇玮后头行走,来到客厅就看到兰奴已经换过裙子弯腰擦着桌子,裙内因为没有穿着内裤,徇玮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小穴,兰奴也因为听到声响而回头。

  「主人!」当兰奴看到跟在徇玮后面的夏芸显然有点惊讶。

  「兰奴,后头这是夏芸以后她就是我的宠物,你先帮她把衣服给脱了吧!哪有宠物穿人衣的。」

  「是!」惊讶归惊讶,兰奴还是遵守徇玮的命令。

  「玮~~」夏芸一听到要脱衣服就紧张的看着徇玮。

  徇玮不理夏芸坐在一旁观看,因为夏芸也不敢太过挣紮的关系,身上的衣服连内衣一下子就都被兰奴给脱光了,夏芸一手遮着胸部一手遮着私处,脸上因为害羞的关系也变得微红。

  「手放下,宠物怎么会懂得害羞。」

  听到徇玮的话夏芸心中有点生气,不过又立刻想到(是自己要当宠物狗的,狗的确也是不会懂得害羞,徇玮说的也没错。)也就缓缓的放下双手。

  「这样才是我可爱的母狗,现在我来帮可爱的母狗取个名字,先前看过一篇文章,上面也有两只美女犬叫大沙跟小沙,就叫你沙沙吧!」

  「汪!」夏芸也已经想通了,既然是自己想要当的那就要做好,所以一听到自己有了新的名字,除了害羞以外也有了新的感受,好像自己就是一只名叫沙沙的母狗,爬到徇玮的脚边用脸摩擦着徇玮的脚。

  「嗯!沙沙真乖!」徇玮一边称讚,一边举起脚要玩沙沙的双乳。

  「汪!」脚一碰到沙沙的乳房,沙沙的双手反射性的夹紧。

  「沙沙又要不乖了是吗?」徇玮的声音有点低沈的说着。

  听到徇玮低沈的声音沙沙才缓缓的放开双手,也许是太过紧张,沙沙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好敏感,徇玮才玩了一下乳头就硬了起来,一想到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乳头还会硬起来,沙沙就感到相当羞愧,使的原本微红的脸变得更红。

  「沙沙的奶头硬了,是不是想要了啊?」

  徇玮的话让沙沙更加的羞愧,只能无言的摇头。

  「不是吗?!那为什么奶头会硬起来,说不定淫穴也已经湿了,等着人家来弄。」

  沙沙终於忍不住抬头盯着徇玮,眼中充满了怒气。

  看到沙沙充满怒气的眼神,徇玮才警觉到自己太不小心了,要是因为过度刺激而已的沙沙的催眠失效那可就惨了,徇玮决定再慢慢的诱导沙沙成为一头合格的美女犬。

  「乖!沙沙不要生气,来注意看着我的眼睛。」

  「注意看你的眼睛……」

  「跟我说,你刚刚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在想……虽然我是自愿当你的狗……但是你也太汙辱人了……我觉得相当的生气……」

  「不对,沙沙你刚刚不是那样想的。」

  「不是那样想……」沙沙一脸疑惑。

  「对!你因该觉得相当的开心跟兴奋,我越是汙辱你越是让你难堪,你就会越加的兴奋。」

  「汙辱……开心……兴奋……」

  「我数到三你会忘记先前对我的生气的事情,也会忘记我刚刚对你说的话,只记得你自己的改变。一、二、三!」

  沙沙依然是盯着徇玮不过眼中的怒气已经变成情欲,沙沙还是感到羞愧,只是现在让沙沙感到羞愧的是自己对於徇玮的话竟然感到一丝丝的开心跟兴奋,使得沙沙在心中不断的怀疑自己。

  「怎么啦!沙沙是不是很想要肉棒啊?」

  「才……才没有。」沙沙立刻又低下头出言否认,不过脑袋却不争气的想像起徇玮肉棒的样子,小穴也有点感到空虚。

  「真的没有吗!母狗沙沙的淫穴已经湿了,不是在等待肉棒的玩弄吗!」徇玮将手伸到小穴抹了一点淫水拿到沙沙的面前。

  「没有!没有!」沙沙一边摇头一边轻声说着。

  「真是不诚实的母狗,兰奴,过来弄弄这只不诚实的母狗,但是不准让她高潮。」

  「是!」

  沙沙的双手双脚不停的挥动就是不让兰奴靠近。

  「沙沙!」

  听到徇玮有点不满的声音,沙沙立刻停止挣紮。

  「你这只下贱的母狗,明明就已经发情了还不承认,看看那淫穴都已经湿了还否认,不诚实的母狗就要接受处罚。」

  「嗯嗯嗯!」沙沙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嘴被兰奴的舌头给堵着,说不出来,沙沙自己心里也相当的挣紮:(为什么,身体还会有反应,听到徇玮的汙辱身体却更加兴奋,难道我真的是那么下贱?!)

  在兰奴的爱抚下沙沙的思考变的断断续续,身体不自觉的挺胸轻轻的扭腰配合着兰奴的双手,可是每当快要高潮的时候,兰奴又停下所有动作压住双手不让沙沙自己来,一次、两次、三次,到了第四次沙沙才出声。

  「给我,不要在这样折磨我!」沙沙终於忍不住的大喊。

  「给你什么?要当诚实的母狗了是吗!」

  「给我肉棒,沙沙是诚实的母狗,下贱的母狗。」为了得到高潮,沙沙已经一切都不在乎了,脑中现在有的就是想办法让自己解放。

  「这才乖!诚实的母狗才有奖励。」

  刚刚看着兰奴跟沙沙的表演,徇玮的阳具早就是处在备战状态,指示兰奴退到一旁,徇玮也不急着上。

  「沙沙你看,肉棒来了!想要肉棒就起来趴好,屁股面对我。」

  沙沙几乎是立刻就趴在询玮面前等待着,甚至故意摇着迷人的臀诱惑徇玮。
  「真乖!来自己把淫穴撑开。」

  听话的一手一边把阴唇给分开,沙沙的淫穴清楚的展现在徇玮面前,淫穴湿湿的一开一合像有生命般召唤着肉棒,缓缓将肉棒插到底,沙沙也发出满足的叹息,徇玮立刻大力的抽动。

  「啊……啊……好大……插到了……插到底了……会坏……会坏啊……」
  徇玮才动没多久沙沙就高潮了,不过徇玮没有停止,继续在沙沙的身体里抽弄。

  「不行……会疯……会疯掉……啊……」沙沙不断的摇着头,整齐的长发现在变得淩乱,口中虽然喊着不行,腰还是不停的配合徇玮的动作。

  「又……又来了……」

  「我也要射了,来吧!」徇玮立刻在加快速度,跟沙沙一起达到顶峰。
  再经过两次高潮之后的沙沙已经全身无力的躺在地上,不停的喘息,双脚大开,小穴还缓缓的流出徇玮的精液,在一旁的兰奴眼光直盯着沙沙的小穴。
  「想要吃!那就去吧!分一点给沙沙吧。」

  听到主人的许可,兰奴立刻趴在沙沙的小穴前张嘴吸着精液,还不断的将舌头伸到里面,然后在吻住正在娇喘中的小口,沙沙也很自然的与兰奴接吻,两条香舌不停的纠缠沙沙舒服的呻吟出来,当兰奴要分开始沙沙的香舌还追着兰奴,两人的双舌之间还牵着一条丝。

  「沙沙跟着兰奴去把身体洗乾净!」

  「是!」回话的是兰奴,领着有点手脚无力的沙沙往浴室走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