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熟女  »  【奇葩】(03)【作者:阳光下的游戏】
【奇葩】(03)【作者:阳光下的游戏】
字数:69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

  阳光不知什么时候从窗口洒了进来,简陋的房间里亮堂堂的,床上两个赤裸裸的人沐浴在温暖之中,相继醒来。

  孟唯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发现于飞正盯着自己,脸上挂着笑意。

  「天亮了?」她半梦半醒地轻呓道。

  于飞早就完全清醒了,明亮的目光梭巡在孟唯真的娇躯上,赞叹道:「阳光下的你真美!」

  孟唯真慵懒地伸了个懒腰,然后粲然一笑,说道:「你这么早就醒了?」
  「我早醒了,谁像你似的,小懒猪!」

  孟唯真脸上还带着一丝倦意,娇嗔道:「还不是被你折腾的!」

  「呵呵,还说我呢,最后那次可是你主动的,没想到你会这么狂野!」于飞笑道:「真真,你和你爸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啊?」

  「坏蛋,一大早就说这个,不理你了!」

  「哎呀,我就是好奇嘛,也是想更多的了解你啊!」

  「就这么简单?」孟唯真眨着眼问。

  「是啊,就这么简单。」

  「那好吧,我相信你。」孟唯真一笑,挤进于飞怀里继续说道:「我爸可不像你那么粗鲁,他都是很体贴很温柔的,而且……我昨晚不知怎么搞的,就跟疯了似的,平时我可不是那样的。」

  于飞呵呵直笑,「我知道,我一提你爸你就兴奋的不得了。」

  孟唯真白了他一眼,叹道:「是啊,被你那样一说我就觉得好羞耻,可是又好兴奋,完全都控制不住自己,那种……就是很淫荡的感觉……哎,看来我真是没救了!」

  「呵呵,你这个样子很好啊,这就是真实的你嘛!」

  孟唯真甜甜地一笑,身子又往于飞怀里拱了拱。

  于飞搂紧了她,想了想说道:「真真,我想带你回去见见我爸妈,然后再去你家见见你父母,你说好不好?」

  孟唯真有些迟疑,但看着于飞殷切的目光又不忍拒绝,于是点点头,「嗯!」了一声同意了。

  于飞大喜,立刻就想打电话回家,孟唯真阻止了他,说道:「别这么着急啊,你看我这个样子怎么能见人?先等我准备准备,养足了精神,下周再去吧。」
  于飞想想也对,说道:「那行,就下周末去我家,到时候你请个假别加班了,免得太憔悴不好看。」

  孟唯真点头答应,于飞一把搂住她亲了一口,大叫道:「既然这么高兴,那咱们再来一次!」说着扑住她就要开干,孟唯真惊叫一声,伸手推拒着他,两人笑着闹成了一团。

  ×××××××××××××××××××××××××××××××××××
              ×××××××

  转眼就到了周末,一大早原千惠就忙个不停,前几天儿子说已经和孟唯真正式谈恋爱了,今天就要带她来家里。这可是天降喜讯,她是很喜欢孟唯真这个女孩的,前不久还正为这事操心,没想到这么快就好梦成真了。

  「这个死人,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也不来帮帮忙,真是不像话!」原千惠一个劲地埋怨于建伟,「老公……老公,你倒是过了帮帮忙啊!」她大声叫了起来。
  于建伟坐在电脑前,很仔细地又浏览了一遍网页,依然没找到他想要的东西。「这是怎么搞的,今天周末应该有更新了啊?」他心里正嘀咕着,这时听见老婆叫他,更觉得恼火。「来了来了,叫这么大声干嘛?」他失落地关了电脑,走出了卧室。

  「是不是又上网去了?就知道玩,今天儿子要带女朋友来的,人家第一次上门,你就不能操点心?你看我都快忙死了。」原千惠数落着老公。

  于建伟看老婆忙得焦头烂额,心里也有点歉意,「好了,我这不是来了嘛!
  说吧,要我干什么?「他一边说着一边挽起了袖子。

  原千惠连忙给他安排事情,两口子热火朝天地忙碌着。眼看准备工夫也做得差不多了,外面传来了门铃声。

  「来了!」原千惠喜道。她赶忙就去开门,于建伟也跟在她身后。

  「老公,待会可别失礼啊!千万要给人家姑娘留个好印象,知道吗?」原千惠不放心地叮嘱。

  「瞧你说的,我是那么不靠谱的人吗?」于建伟不满地答道。

  两人说着话来到门口,打开大门,于飞一脸春风地站在门外,在他身后站着一个女孩,笑容恬静,正是孟唯真。

  「妈,我们来了。」于飞得意地大声说道:「来,我给你们介绍,这就是我的女朋友——真真!」

  「阿姨好!」孟唯真微笑着问候。

  「你好你好!真真,欢迎你!」原千惠看着她笑得合不拢嘴。

  于建伟在她身后咳嗽了一声,说道:「你堵在门口干什么?还不快请人家进屋?」

  「对对,真真,快进来。」原千惠忙让到一旁请孟唯真进门。

  孟唯真走到门口又冲于建伟甜甜地一笑,问候道:「叔叔好!我是孟唯真。」
  于建伟也是喜上眉梢,忙笑着回道:「真真,你好!」

  几个人来到客厅,请孟唯真坐下,原千惠又忙着倒茶拿水果,热情得不亦乐乎,搞得孟唯真有点不好意思了。

  于建伟说道:「真真,你别介意,你阿姨就是这个性子,一高兴就忘形了。」
  原千惠瞪了他一眼,说道:「真真第一次来家里,当然要好好招待了。」
  孟唯真笑道:「叔叔,阿姨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介意呢!」又对原千惠说道:「阿姨,你都忙了一上午了,快坐下歇歇吧,不用对我这么客气的。」
  于飞也在一旁说道:「是啊,妈你就别这么客气了,真真又不是外人。」
  原千惠这才喜滋滋地坐下,几个人闲聊起来。时间很快就近中午了,原千惠站起来说道:「真真,你先坐着,阿姨去做饭,马上就可以开饭了。」

  于建伟也站起来说道:「小飞,你好好招呼真真,我去给你妈帮忙。」
  两口子走进厨房,原千惠连忙问道:「老公,你瞧真真怎么样?」

  「嗯,很不错的女孩子,样貌气质俱佳,举止大方得体,就是……」于建伟说着皱眉思索起来。

  「就是什么?」

  「就是我老觉得她的声音听起来很耳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原千惠不满地说:「我是问你她这个人怎样,你管声音干什么?我跟你说啊,你可得上点心,别不着三四的!」

  「我哪里不着三四了?我今天可是很认真地在观察。」于建伟反驳道。
  「那你观察出什么东西了?」

  于建伟很肯定地说:「嗯,真真这女孩不错,值得小飞拥有。」

  「跟你白说!」原千惠也懒得理他了,自个儿忙活去了。

  很快,一桌丰富的午宴摆开,几个人围桌而坐,席间于飞一家人不住殷勤相劝,孟唯真不得不吃下了平生最多的一顿饭。吃完饭,孟唯真坚持帮着收拾了餐桌,然后休息了一会儿,就被于飞拉出门玩去了。于建伟在厨房里给老婆帮忙,突然叫道:「我想起来了!」

  「你想起什么了?」原千惠问道。

  「我想来了,真真的声音很像小芊儿。」

  「小芊儿是谁?」

  「哎呀,就是我常听的那个讲故事的声优嘛。」

  原千惠一愣,跟着就气不打一处来,「我看你真是中了毒了,满脑子都是那些东西!」她恨恨地骂道:「人家真真可是好姑娘,怎么会是你那些满嘴下流话的人?我跟你说,你再这样胡说八道,看我不……」说着举起手里的碗差点砸了过去。

  于建伟讪讪地辩解道:「我只是说她们声音很像而已,又没说真真是小芊儿。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哼,我真是被你气死了,儿子好不容易才追上了真真,要是被你搞砸了,看我饶不饶你!」原千惠气愤地数落着他,于建伟也不敢再说什么,找了个空子溜走了。

××××××××××××××××××××××××××××××××××
  于飞拉着孟唯真跑到楼下的院子里,这里是高档小区,环境幽雅清新,他们牵着手漫步其中,一边说着话一边欣赏四周美丽的风景。

  「真真,我都说我爸妈这关很好过的,你看,他们多喜欢你,只怕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催着我们结婚了呢!」于飞说得眉飞色舞。

  「我也很喜欢他们。」孟唯真沉思了一会儿,突然说道:「小飞,你说如果我们把真相告诉他们会怎么样?」

  于飞吓了一跳,连忙说道:「你不会这样做吧?他们要是知道了肯定接受不了的。」

  「为什么?」

  于飞急了,恳求道:「这个……真真,我求你了,可千万别犯傻啊!」
  「怎么,怕了?」孟唯真噗哧一笑,「放心吧,我没那么傻。」

  于飞松了口气,拍着胸口说道:「吓死我了!我真怕你一冲动把事情都说出来,那可就糟糕了。」

  「你这样瞒着他们,心里过意得去?」孟唯真问道。

  「其实这件事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呢?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的事嘛,完全没必要告诉他们的。」于飞很认真得说:「他们两口子有自己的生活,我们两口子也我们自己的世界,互不相扰,各自安好嘛!」

  「我们又没结婚,谁跟你是两口子了?」孟唯真娇嗔着。

  「嘿嘿,那不是迟早的事嘛!」于飞笑道:「我想明天就去你家提亲,你说怎么样?」

  「别做梦了!」

  「怎么,真真,你不愿意啊?」

  「我们这才几天?我爸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把我嫁给你?」

  「我就是担心这个啊!」于飞懊恼地说。

  「你什么意思?」

  「你和你爸的关系……我是怕他舍不得你,所以……」于飞嗫嚅着。

  「都跟你说了,我爸不是那种人!我们之所以会发生那种关系,完全是因为我的缘故。」孟唯真生气了,说道:「你要是再这样胡思乱想,我就不理你了!」
  「我只是有点担心嘛!是我错了好不好?真真你别生气了。」

  孟唯真冷静了一会儿,叹道:「这也不怪你,这种事确实是很难接受,也难怪你会乱想。」她想了想又说道:「小飞,我希望你不要对我爸有什么偏见,虽然我们是有着肉体关系,但那并不影响他作为一个父亲对于女儿纯粹的爱,因为肉欲而牺牲女儿的幸福,这种事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于飞很诚恳地道歉说:「真真,我知道我错了,以后我都不会再胡思乱想了。」
  「我真希望以后你跟我的家人能好好相处,我爸那个人在外人眼里有点古怪,但你了解他以后就会知道,他是个真正的好父亲。」孟唯真动情地对于飞说道。
  「我会的,我会像你一样尊重他!」于飞郑重说道。

  「嗯,我相信你会的!」

  「那……我们明天去你家,正式拜访你的父母好不好?」

  孟唯真想了会儿,说道:「还是下周吧,我先回去跟他们好好谈谈,让他们也做好思想准备。」

  「那好吧,就这样决定了。」

  两个人在小区里面又逛了好一会儿,然后回到于飞家里,吃过晚饭后,孟唯真告辞,原千惠拉着她的手,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要她一定要常来家里,又叮嘱于飞一定要好好地将她送到家,最后在于飞的强烈抗议下,这才挥手而别。
  ×××××××××××××××××××××××××××××××××××
              ×××××××

  一周很快又过去了,于飞在纵横交错的小巷里穿行,很快就迷失了方向。他举目四望,最初兴奋的心情荡然无存,只剩下忐忑不安。「真是丢脸,第一次上门居然连大门都找不到!」他无奈之下只好拨通了孟唯真的电话。

  孟唯真这时正站在一个小院门口翘首而望,接到于飞的电话之后连忙出去找他了,一对中年夫妇站在葡萄架下面看着她匆匆的背影,男人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你看起来不太高兴?」女人问道。

  男人不满地说道:「没用的小子,这么大的人了还迷路。」

  女人笑了,说道:「他又没来过,而且这里确实不好找,怎么能怪他呢?」
  男人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飞扬,你紧张?」女人又问道。

  「当然了,这是真真第一次交男朋友,而且……」

  女人安慰道:「真真不是说了么,这个叫于飞的男孩很特别的,他不但接受你和真真的关系,而且还让你们继续保持关系,你还有什么担心的?」

  「谁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话?」

  女人凝视着他的脸,问道:「说实话,你是不是舍不得女儿?」

  男人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确实有点舍不得!温雅,你说我们这样纵容真真,是不是有点错了?」

  「现在后悔了?当年你可没有一丝犹豫啊!」女人眼波中含着一丝笑意。
  「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多了很多顾虑,不像以前那样天不怕地不怕的,我是不是老了?」男人叹了口气说道。

  「女儿一交男朋友你就认老了?怎么听起来像是在吃错啊?」

  「你觉得我在吃醋?」男人惊讶地问。

  女人笑道:「你自己认为呢?」

  男人若有所思,他过了一会儿很认真地说道:「好吧,这个问题很严重,温雅,你要时刻提醒我,别让我因为情绪而破坏了真真的幸福。」

  女人微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不会的,不然当年我也不会把真真送到你床上了。」

  两人正在说话,孟唯真拉着于飞雀跃而来,夫妇二人迎了过去。

  「爸妈,这就是于飞。」孟唯真咯咯娇笑着给他们介绍,「于飞,这是我爸——孟飞扬;这是我妈——温雅。」

  于飞赶忙一一问好,温雅和蔼地回应着,孟飞扬深深地打量着于飞,过了一会儿才点点头,说道:「你好。」

  于飞显得有些紧张,温雅看了一眼丈夫,忙招呼于飞进屋里坐,孟飞扬意识到自己的态度不够热情,这时也笑道:「于飞,你第一次来,也别拘束,屋里坐吧。」

  孟父孟母带着于飞向客厅走去,他四处张望,这是一座小小的四合院,面积不大,但收拾得洁净清雅,于飞惊讶不已,孟唯真笑道:「这是我们家的祖产,你喜欢这里吗?」

  于飞连连点头,他们来到客厅,招呼于飞坐下,几个人闲聊了几句,等相互熟悉了些后孟飞扬开口说道:「于飞,我们真真的情况你应该都了解了,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

  于飞早有心理准备,这时忙把自己的态度表白了一番,最后他说道:「伯父伯母,我知道你们有顾虑,请你们放心,我会对真真好的,绝不让她受任何委屈。」
  也许是被他诚恳的样子打动了,孟飞扬脸色越来越舒缓,到了午饭时间,温雅和孟唯真摆好酒菜,虽然菜式谈不上多丰盛,但每一款都精致无比,显然是花了不少心思。席间,孟飞扬频频劝饮,于飞哪敢不喝,不知不觉间就喝多了,到最后孟唯真拦都拦不住,终于醉倒了。

  把于飞扶上床去睡了,孟唯真埋怨父亲,孟飞扬无奈地说:「我哪儿知道他酒量这么差,二两就醉了。」

  孟唯真提着酒瓶气道:「哪里只有二两?你看这一瓶都喝完了!」

  孟飞扬呵呵笑道:「我只劝了他二两,后来可都是他自己要喝的。」

  孟唯真嘴一噘,堵着气照顾于飞去了。

  孟飞扬感叹道:「女大不中留啊!」

  「噗哧」,一旁的温雅笑了,她一边收拾着碗筷一边问道:「把人家孩子灌醉了你现在是不是很满足?」

  「我哪有灌他?是他自己酒量不好,这一瓶酒我喝了有一多半呢!」

  温雅笑而不语,孟飞扬问道:「你觉得那小子怎么样?」

  「你觉得呢?」温雅反问。

  「我就是拿不准才问你的意见啊。」

  「哟,今天怎么这么谦虚了?谁不知道孟飞扬眼光独到,还需要问别人的意见吗?」温雅笑着说道。

  孟飞扬摇头道:「鉴赏艺术品我还行,看人还是你眼光好。」

  温雅想了想,说道:「我看这孩子是个真心实意的,把真真交给他,我放心。」
  「这么说你是认可了?」

  温雅点点头,孟飞扬说道:「好吧,你看人一向比我准,既然你认可了,我也没意见,不过我还有一点担心……」

  「担心什么?」

  「纸包不住火,我担心万一那小子的父母知道了我们家的情况……」

  「瞻前顾后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啊!」

  孟飞扬长叹一声,说道:「是啊,看来我真的是老了!」

  「真的老了么?」温雅眼波流转,轻笑道:「你昨晚在真真房里可是一宿没出来。」

  孟飞扬讪讪地笑了笑,又说道:「这大概就是即将失去才格外珍惜吧!」
  「你这话里酸酸的,人家于飞可是已经表态了,不干涉你和真真。」

  「话是这么说,可我不能不自觉啊。」

  温雅走过来握着他的手说道:「飞扬,我了解你现在的心情,很矛盾是不是?我看那孩子不是个说空话的人,他也是希望真真能幸福,这跟我们的想法是一致的,女儿能有这样一个男孩关心她,爱她,不是很好吗?所以,你也要振作一点,不要再自怨自艾了!」

  孟飞扬沉默半晌,叹道:「你说的对!我是应该好好捋一捋思路了。」
  温雅一笑,道:「心情好点没有?下次可别再把人家灌醉了啊!」

  孟飞扬双手搂住她的腰,笑道:「这是丈母娘心疼女婿啊?你这么喜欢那小子?」

  「怎么?刚吃完女儿的醋现在又来吃我的醋么?」

  孟飞扬抚摩着她柔软的细腰,说道:「我这可不是吃醋。温雅,你也好久没尝过年轻小伙子的滋味了,如果你喜欢那小子的话,我不反对。」

  温雅白了他一眼,说道:「哪有像你这样的?丈人唆使丈母娘去勾引女婿,你就不怕真真埋怨你?」

  孟飞扬笑道:「真真的癖好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真要那样的话,我想她会很高兴的。」

  温雅叹道:「唉,我们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够疯的了,没想到真真比我们更离谱,居然会喜欢乱伦,你说这算怎么回事?」

  孟飞扬说道:「一家人相亲相爱,有什么不好?不过,就是让你受委屈了!」
  「你当然说好了,自产自销,也不害臊!」

  「你也吃醋了?这可少见啊!」孟飞扬笑了。

  温雅脸上微红,嗔道:「我吃吃醋怎么了?这些年你和女儿做那些丑事,我有没有说过什么?」

  孟飞扬把她搂进怀里,说道:「是啊,这些年委屈你了!」

  温雅幽幽地说道:「女儿喜欢,有什么法子?当妈妈的,也算不上什么委屈。」
  孟飞扬亲了亲她的脸,笑道:「我看你不是吃醋,而是春心动了。现在有了于飞那小子,你也有机会可以试试跟女婿乱伦的滋味了。」

  温雅嗔道:「我可没有这种癖好!」

  「真不想?我看你挺喜欢那小子的。」

  「我喜欢他是因为他对真真好,你别胡思乱想。」

  「我可没有胡思乱想,我是说真的,你可以考虑一下。」

  温雅在他胸口轻捶一拳,孟飞扬看着她娇羞的样子不由情动,搂紧了她说道:「趁那小子没醒,我们也回房去好不好?」

  「你不是说自己老了么?折腾了女儿一夜还没够啊?又要来折腾我!」
  「呵呵,谁叫你们母女都这么迷人,怎么能够?」孟飞扬说完一把将她横抱起来,在她的惊呼声中向卧室走去。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