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和警花的一夜情
和警花的一夜情

快下班了,我漫無目的的收拾辦公桌.在一本筆記本裡,我看到了一張用餐發票,已經很舊了,看著上面的地點和日期,我想起了去年的和現在差不多的一個秋日.





下班前,我給老婆打了電話,老婆啊,下班后你接孩子回家吧,晚上公司裡有應酬,不回家吃飯了”.那你可要早回家啊哦,對了,今天小李和我調了一個班,晚上我要值班的.那你要少喝酒啊,可別喝多了誤事啊.





“放心吧,你和孩子也要早點睡覺啊”.放下電話,我繼續整理桌子.下班了,同事們紛紛往外走,別弄了,該回家了啊哦,你們先走吧,我和同學有個聚會.





同事們都走了,我看看表,還不到六點,撒了一圈謊,我心裡有些打鼓.其實一會我要去車站接個朋友.





火車六點四十才到,我不到六點半就到了,站在出站口慢慢的等,心慌但不焦急.她是我半年前在網上認識的,在S市一個縣裡的一個警察,財務科的,24歲,長的很漂亮,皮膚很白,我是在她發給我的照片上看到的.





我們什麽都聊,最後聊到了性,男女只要聊到性的話題,那發生性關係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前幾天她發來短信說是要到省城來學習幾天,順便過來見見我,我興奮的不得了,今天終于把她盼來了.





到站了,人流湧出來了,我個子高,在等站的人群中鶴立雞群,她也應該很容易看到我,在最後,我看到了一個穿淺色風衣的女子,背著一個黑色的包,就是她,我擡手揮了揮,她也看到了我,擡手回了一下.





她在網上說她一米六七,果然身材很好,路上很辛苦吧?我問她,還好,人不是很多先去吃飯吧,我已經定好桌了,今天吃個川菜我們就象老朋友一樣很自然的隨便說著就打車到了我提前預定的飯店.





我點了幾個飯店的特色菜,趁她去洗手間的時間,我又點了兩瓶啤酒,吃飯很隨意,說話也很隨意,我看看她,感覺真不可思意,二百多公里外的人,就坐在我面前了.我們每人喝了一瓶啤酒,就感覺吃飽了,結了帳,我順便要了發票.





我們打車來到我公司,我泡了茶給她,然后到外間給老婆通了會兒電話,主要就是告訴她,我在單位.然后我和她少坐了一會兒,我就提議我們去走走吧.





深秋的夜有些涼了,路上人很少了,走到一處沒有路燈的地方,我說:我抱抱你,看你有多重.呵呵,你能抱的動嗎?我彎了彎腰,兩手抄到她臀部一下,一用力,把她抱了起來,哈哈,你還真有勁就你這百十斤,小菜一碟





我放下她,但是手沒鬆開,順勢把她抱在懷裡,頭一低,我的唇就對住了她的唇,她可能已經想到了,熱情的回應我,我們的舌頭交織在一起,稍一鬆開,我把她的頭按在我懷裡.





整天在網上說要親親你,今天終于親到了.我在她臉上胡亂親起來,她的風衣扣子沒系,裡面穿著毛衣,我的手也配合著在她身上亂摸起來.





她穿著一條緊身牛崽,屁股繃的緊緊的,我的手使勁的很享受的在上面撫摩,她一句話也不說,只是很滿足的和我接吻,我的手向她的屁股溝裡滑去,手一摸到裡面,她就很敏感的把腿分開,我就使勁在兩腿中間用裡摸,她的腿分開夾住了我的一條腿,陰阜部位使勁的摩擦著我的腿,





我把手松了松,右手從後面摸到了前面,隔著牛崽褲在她陰部使勁的摩擦,摸了一會我又開始摸她的乳房,先隔著毛衣摸,我感覺到她已經面紅耳熱了.





我把她的手放在我的弟弟上,小弟弟早就昂首挺胸了,雖然隔著兩條褲子(我穿著襯褲,她好象也是),但是讓她摸著也是很舒服的,她很聽話的在我的弟弟上來回的摸.





我的手伸進了她的毛衣,毛衣裡還有一層內衣,但是比隔著毛衣的感覺又增強了一步,我喜歡慢慢的享受過程,其實很多事情都是這樣,結果並不重要,過程才是最值得回味的





給我拉開拉鏈我對她說,我的手再次回到她的襠部,她身子又是一震,我自己松了一下腰帶,她的手在我的褲子裡雖然隔著襯褲,也已經能摸出我的陰莖的形狀了.





我把她的腰帶也鬆開了,裝進她的包裡,從她的褲子裡掀開了扎的緊緊的內衣,手順著摸到了她內衣裡,隔著她的乳罩,我摸到了她光滑飽滿的乳房,用手指能感覺到硬硬的乳頭.





她一只手緊緊抱著我,一只手機械的在我的陰莖上來回摸著,我沒有急於揭開她的乳罩,手順著后背滑到了她的腰上,雖然褲子很緊,但是沒有腰帶的束縛,我的手順利的到達她的臀部,皮膚真光滑,曲線真好,我的手順著屁股溝就要找她的敏感部位,那是最令男人癡迷的地方,





但是,褲子把我胳膊擋住了,牛崽褲可是很結實的.解開你的扣子她可能已經不能把持自己了,很聽話的做了,還主動的把拉鏈也拉開了,我的手順著屁股中縫往下走,天,裡面早就泛濫了,滑滑的,粘粘的淫液早就把她內褲都濕了,我的手一摸她的陰唇,她身子一顫,發出了恩哼的呻吟.





手摸進去我對她說到,她又是很聽話的把手從我的襯褲上面插了進去,一把抓住了我的寶貝,我很享受的發出了啊的聲音.





遠處駛來一輛車,車燈很亮,我抱著她往樹后躲了躲,又把她往懷裡抱緊了,用她的風衣遮住了我們的身體,象一對談情說愛的情侶。我的嘴輕輕的咬著她的耳垂,不時還輕輕對著她的耳朵吹口氣,據說這樣可以讓女人更快的興奮。她已經完全不說話了。





我的中指指頭在她的陰部輕輕的畫著圈,但是沒有往裡插,我要充分的享受這個過程。我感覺她的心跳的更厲害了,我把手在她屁股上摸了幾把,順著脊背又滑了上去,在後面把她的乳罩解開了,手繞到前面,一把抓住了剛剛解放的兩只小鴿子,乳房不是很大但很挺,乳頭小小的.





我的拇指和食指輕輕撚著她的乳頭,乳頭已經很硬了,“再摸摸這個,不然以后不一樣大了。”我對她說。“壞蛋”,很久了,她才說出了兩個字。





我的大手在她的兩個乳房上來回摸著,又用拇指和中指按住兩個乳頭揉了一會兒,把她的衣服往上掀了掀,我一低頭,用嘴巴含住了一個乳頭,“啊”,她很舒服的輕呼了一下,手在我陰莖上的動作也停了下來,我也不理會,把我的寶貝摸的好舒服,再使勁我怕我會提前爆發,正好讓它冷卻一下。





我慢慢張大嘴巴,把她的乳房盡量的往嘴裡咬,然后使勁嘬了一下,又慢慢吐出來,兩個乳房來回親,我的嘴親著她的乳房,手又開始了行動。





手順著她的胸部來到腹部,只感到了光滑和柔軟,一點也沒有生育后女人的褶皺和贅肉,我的手輕輕的往下探,在她的肚臍我畫了幾個圈,然后繼續往下走,很快就到了她的陰毛區,毛不是很多,很柔軟,被衣服壓的緊緊貼在肚子上。





我放慢了動作,食指和中指分開,順著腹股溝往下走,兩個手指碰到一起的時候,也就到了女人最敏感的部位-陰蒂。我先用手對著這兒揉了揉,然后慢慢把毛分開,一個小的肉的突起就感覺到了,她的在我陰莖上的手用力握了一下,另一只手也抱緊了我。





我的食指撥弄著她的陰蒂,中指順著往下一摸,兩片陰唇中間淫液已經滿了,又粘又滑的,她很配合的分開腿,我的兩個手指開始蘸著她的淫水摸她的敏感部位,這樣她才更興奮,就象機器加滿了潤滑油,她的陰唇不大,感覺就象兩腿之間裂了一條縫,但是在我的撫摩下,陰唇已經腫脹了。





我用中指輕輕往裡探著,每當我一探,她的兩腿就會使勁一夾,好象拒絕,但是我一停,她就又分開,我明白,她很渴望我的手指快點進去,我又往裡了一點,她夾的更緊了,我感到她的水也開始多了。





我一使勁,手指滑了進去,她哆嗦了一下,我的手進入了一個溫暖的腔道,腔道的門卡的很緊,緊緊的包著我的手,裡面很溫暖,很滑膩,停了一會,我開始來回的抽查我的手指,她嘴裡不停的哼哼著,渾身沒了力氣,也不知道讓我也爽爽了。





我真想把她放倒在地上,掏出家夥給她用上,這時,前面傳來行人的說笑聲,我趕緊停止了行動,從她的陰道裡抽出了手,拍拍她的后背說,“來人了,我們回房間吧”。我們整理好衣服,往我預定的賓館走去。





我下午就讓單位的小劉給我預定了一個房間,小劉是專門搞接待的,和車站賓館的關係很好,巧的是,她給我定的是我們當地的警官培訓中心,我們這個小城市周邊有幾個風景區,各個部門基本上都有所謂的培訓中心,其實就是接待內部和上級的接待處,也都對外開放。





賓館離單位很近。路上我對她說:“帶證件沒有啊?”“當然帶了啊,出門能不帶嗎?”“我看看”“還懷疑我的身份啊!”我連忙說:“不是這個意思,我還沒見過警官證呢。”她在包裡拿出一個黑色的帶國徽的硬皮本子,(或者是棕色的,我忘記了)。





我打開,裡面是她穿著警服的一寸照片,裡面還夾著身份證。“這下放心了吧”“是啊,萬一有人查夜就給他亮證件看,就說在辦案。”我笑著說。說笑著一會兒就到了。





來到前台,我和服務員說了是誰定的房,沒用登記就拿到了鑰匙,我對她說:“別登記了,萬一被你的同事和同學看到就麻煩了,這裡住的都是警犬。”她輕輕的打了我一拳。





來到房間,我四處打量了一下,條件一般,也就是兩星的標準,但是很乾淨。我反鎖上房門,看到門上還有一個門插,又把門插也插上了,看來警察住的地方也不一定很安全啊。





我把她的手包接過來放在桌子上,幫她把風衣也脫了,我也脫了外衣,轉身抱住了她,“坐車累了吧?”我輕輕親了親她的眼睛,“還好”。我抱起她放在床上對她說:“你先歇會兒,我去洗個澡。”





我脫掉外衣,只穿著內衣褲去了衛生間,熱水器是通著電的,我快速的沖了一下,想著一會兒就要和她共度良宵,我的小弟弟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了。





回到房間,她躺在床上在看電視,我對她說:“你也去沖一個吧,水很熱。”她也和我一樣,脫了外衣只穿著內衣去沖澡了,她的內衣是紅白條紋的,顯的身材是那麽的好看。一會兒,裡面傳來嘩嘩的水聲,誘惑的我走到門口,想進去看看美女洗澡的情景,可是,一推門,發現她在裡面反鎖了。





我又輕手輕腳的回到床上,兩個床,我在靠窗戶的床上躺著看電視,身體上蓋著被子。一會兒,她洗完了,穿著內衣,學著我鑽進了另一個床上的被子裡。“到我這裡來”我輕輕的對她說。她沒說話,起身過來,掀開我的被子鑽了進來,我轉身抱住她,“是不是有些緊張啊?”“恩”“別害怕,我不是壞人。”





她把頭埋在枕頭裡,我把臉貼到她的臉上,舌頭撥弄著她的耳朵,手撫摩著她的背,然后慢慢往下移到她的屁股上,隔著內衣,輕輕撫摩,到屁股溝裡的時候,使勁往裡摸了幾下,又從後面移到前面,在她的陰部來回的摩擦著,手上稍一用力,把她的身子放平,我把腿插到她兩腿之間,用膝蓋來回的摩擦她的高高隆起的陰阜。





手已經來到她的胸前,在她的乳房上亂摸著,雖然隔著衣服,但是感覺到她的乳頭已經硬起來了,我用手把她的乳房捏起來,用嘴輕咬她的乳頭,她擡起胳膊抱住了我。





我掀起了她的內衣,乳罩她在洗澡的時候已經摘了,兩只乳房解放了出來,她的皮膚很白,還沒有結婚的她的小腹也很平坦,沒有多余的贅肉,我的手抓住了兩只乳房,乳房不大但挺拔,乳頭就象小的花生米。





我低下頭,用嘴吻著她的小腹,用舌頭在她的肚臍周圍劃著圈,我對她說:“你皮膚真白。”“你忘了我的外號叫曬不黑的。”她在剛畢業的時候在基層實習,其實就是在馬路上值勤,就是馬路橛子,風吹日曬的,都是黑不溜球的。但是她的皮膚卻很好,於是同事們開玩笑說她是“曬不黑”,這都是以前在QQ上她告訴我的。





我的舌頭順著她的肚臍上方慢慢舔了上去,皮膚很滑,帶著少女特有的香氣。我用手把兩只乳房往中間擠,形成一個很好看的很深的乳溝,把我的臉深深的埋在中間。感受著異樣的一種溫暖。





停了一會兒,我擡起了頭,用舌頭輕輕的來回的舔弄著兩只小乳頭,身體壓上了她的身體,用右腿把她的兩條腿分開,身體在她的下身使勁的蹭著。我想她已經感覺到了我的肉棒的硬度。





我直起身子,把她的上衣脫了下來,也把我自己的衣服脫了,低下頭,吻了吻兩只乳房,順著乳房中間慢慢的開始下滑,越過肚臍,停了下來。





我跪在她兩腿中間,看著躺在我面前的她,她不好意思看我,把頭扭向了一邊。我拉住她的襯褲兩邊,開始褪她的衣服,她非常配合的擡了擡屁股,衣服脫到膝蓋處,我拉住褲腿,把長褲脫了下來。





她裡面穿著一條淡粉的三角褲,蕾絲邊,中間一朵小花。我俯下頭,仔細欣賞著,她的大腿內側是那樣的白,真是膚如凝脂的感覺,我把她的小腿往上擡了擡,嘴唇忘情的在她的兩條大腿內側吻了起來。不時的,我會用鼻子和下巴碰一碰她的私處,她的淫液已經把內褲濕透了。





我沒有急於脫下她的內褲,我用手指在她大腿內側的根部來回撫摩著,然后挑起了她的內褲一側邊緣,露出了她一半陰唇,我用舌頭輕輕觸了一下,她的腿猛的伸直了,然后又慢慢擡起。我把她內褲掀到一邊,這下露出了她整個的陰部,她的陰毛不多,很柔軟的貼在陰阜上,陰唇不大,緊閉著,但是中間滿是淫水,閃著光亮,並且往下流著。





我的嘴唇貼了上去,嘴巴使勁吮吸著,好象吸著玉液瓊漿,舌頭在攪動著,她的兩手不自覺的搬著自己的大腿,嘴裡哼哼著。





我終于忍不住了,擡起頭,把她的內褲整個脫了下來,用兩手扒開她的兩片陰唇,舌頭使勁伸了進去,她的身體在扭動,我的舌頭也在動,我的舌頭刺激了她,她的扭動也刺激了我,我擡起了頭,對準她的陰蒂處發起了進攻,小豆豆硬硬的,粉粉的,我的嘴唇對著她的陰部如同戀人間的熱吻,再也分不開了。





我的小弟弟可是受不了了,我把身體轉了180度,她的頭也正好在我的兩腿之間了,我對她說:“把我的褲子脫了,讓我也享受一下。”她順從的做了,我的小弟弟早就怒目圓睜。





她遲疑的停了一下,也學著我的樣子,先抓著我的大雞吧用嘴唇親了親,然后用舌頭舔了一下,就把大肉棒送入了她的口中,她沒有經驗,只是在嘴裡用舌頭舔著,不會來回套弄,我就在給她口交的同時,身體輕輕的上下起伏,我的家夥就在她嘴裡來回的進出了,她漸漸的有些開竅,但是還是生硬的很。





這個姿勢是我最喜歡的,我的手不時托起她的屁股,嘴使勁的吻她的私處,舌頭也使勁的往她的肉縫裡鑽。我用手往她陰道裡插了插,她渴望的配合著我,我把中指慢慢的插了進去,我感覺到了和生過孩子的女人完全不同的緊的感覺,這種感覺已遠離我很久了。





她發出了“啊”的叫聲,同時停止了對我的肉棒的吸吮,把腿使勁的夾緊了,我把中指抽了出來,她的腿也自然的打開了,好象在等待我再次的進入,我借著她陰道的滑膩,中指在她陰道中來回的抽插,淫水不斷湧出,我欣賞著這一幕,我喜歡欣賞。插了幾十次,我把食指也並了進去,她再次夾緊了雙腿。





是時候了,我轉過了身體,趴在了她的身上,她的臉頰通紅,呼吸急促,我吻了她一下,“別緊張寶貝兒,我會讓你舒服的。”





我分開她的腿,並且往上擡起,我的肉棒就頂在了她的陰部,感覺到一片濕滑,我手抓著我的寶貝,在她的陰部來回摩擦了幾下,主要是為了多沾些淫水,減少阻力,然后對準她的陰道慢慢的但是很有力很堅定的插了進去。





她不是處女,她告訴我的,她在警校談過一個男朋友,經不住男人的軟磨硬泡,在一個暑假的時候,在那個男人家裡他們發生了關係,那個男人家在市裡,她是在縣裡,但是最終和那個男人分手了,因為她發現他特別的花心,背著她還和幾個女人有來往。





因為畢竟是學生,都是住宿舍,管理也很嚴,所以和他發生性關係的次數很有限。和那個人分手后,她對個人問題就很謹慎了,見過幾個,但是都沒有深入交往,她之所以和我見面也是考慮我是已婚的男人,都家庭也很熱愛,相距又很遠,對她以后沒有什麽影響,另一個原因,由於我們經常在網上談性,對做愛已經很疏遠的她也很渴望性的雨露,有一次,我們QQ上打字調情,結果她達到了高潮,我也射精了。可惜,那時沒有視頻。





我的陰莖慢慢的插了進去,沒有阻礙,但是感覺包的很緊,陰莖腫漲著,很舒服,我開始緩緩的動作,手玩弄著她的乳房,陰莖在溫暖滑膩的腔道裡來回抽插,製造著愛,製造著浪漫,製造著舒服,我的手不時的伸到下面,親手感覺一下我的陰莖在她的身體裂縫中的進出。





淫液順著陰道往下淌,我就用手摸一把,放回到她的陰蒂,借著滑膩,用手揉一揉她的花心。這時她就會把身體扭來扭去,腿也一夾一夾的。





我的身體在她的身體上馳騁,陰莖在進出她身體的同時和她的淫液發出了古怪的聲音,我放慢了速度,直立起上身,抓住她的兩個腳脖子,把她拉到床邊,我站在地毯上,把她的兩條腿搭在我肩膀上,她的私處完全的呈現在了我的面前,兩片陰唇已經完全打開了,由於充血,張的象熟透的桃子,露出了裡面嫩紅的肉,陰毛一部分已經濕了,象打了摩絲,淩亂的向四周張開。





我抓著我的大肉棒又湊了過來,我喜歡看著性交,喜歡看著自己的陰莖進入女人的身體,她很羞澀的看著我,我對她說:“你看,它這麽粗怎麽進入你身體呢?真是太奇怪了。”





她擡起上身,也好奇的看著,我把龜頭對準小穴,慢慢的,看著兩片陰唇把它包裹,然后把它吃進去,然后又慢慢的,把整根的大肉腸連根的吃進去,然后我又慢慢抽出來,對她說:“看清了吧,看不清再來一次。”“你真夠壞的”她說,我又插了進去,問她,“舒服嗎”“恩”她回答,“我既然讓你舒服,怎麽還說我壞呢?簡直不講道理。”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她把頭往后一躺,不再理我,閉著眼享受起我的性愛大餐來。





抽插了百十下,我有點累了,陰莖頂到她的最裡面不動了,身體趴在她的身上,把她的腿放到我的屁股下面,她很自然的用腿勾著我的大腿,我把她的手放在我的屁股上,我的胸很舒服的感受著她的乳房。





我吻著她的臉說,“要是能天天這樣該多好啊!”她考慮了一下說:“天天這樣,怕是你過不了幾天又該煩了吧。”“怎麽會呢?”我違心的說:“有你這樣的美女陪著,到老也不煩。”“才不信呢,你和你老婆開始也是這樣吧,現在不是也煩了?”





我把身體一歪,抱著她躺倒在床上,手撫摩著她的屁股,“呵呵,你不了解男人,男人都喜歡多多益善,不是說嗎,家裡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做夢去吧”





我胳膊一用力,身體再一滾,把她抱到我的身上,“我累了,該你活動活動了。”她跨騎在我身上,不知該怎麽辦,我兩手掐住她的腰,上下一動,她便很靈巧的在我的身上上下活動起來,我很舒服的躺著,手一會兒摸摸她的乳房,一會兒摸摸她的陰蒂,她也沒有開始時的羞澀了。





我搬住她的腿,讓她轉身,屁股和背對著我,我喜歡看女人的屁股,我覺得女人的屁股是最美的,她的屁股也很美,很緊繃,不大,但是渾圓,我喜歡渾圓的屁股。





她的頭髮有一尺多長,扎了個馬尾,剛洗過但是快干了,在后背上晃來晃去,雪白的身體襯托著黑發,簡直太美了。我把她的身體往前推了推,她的身體前傾,兩只手抓住了我的小腿,屁股一擡一擡的,小穴吞吐著我的肉棒。





她的淫液沾濕了我的陰毛,我再把她的頭往下按了按,她整個身體趴下去了,屁股在我眼前放大了,我輕輕的托起她的屁股,慢慢的欣賞著我的陰莖插入的樣子,我把燈全打開了,我喜歡開著燈做愛,喜歡全方位的刺激。





大概又抽插了幾十下,我把身體從她身體下抽了出來,把她的頭按在床上,讓她把屁股撅起來,跪在床上,我在後面,抱住她的屁股,用嘴吻起來,在後面看女人是最美的,我舔著她那腫脹的陰部,舔她的屁眼,她又很舒服的叫了起來。





我也跪在她的後面,把肉棒再次插了進去,手伸到前面,摸著她的乳房,“這個姿勢是我在QQ上告訴過你的,還記得嗎,現在我履行我的諾言。”我按住她的腰,使勁的插了幾十下,我感覺我就要崩潰了。





“不行了,我要射了”我說著,把她的身體扳過來,讓她躺下,恢複了開始的姿勢,因為我覺得這個姿勢射精是最舒服的,一種強烈的快感刺激著我,我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這個姿勢不僅我舒服,我也要讓她感到舒服。





很快,她也亂叫起來,我抱著她的兩腿,使勁的把身體往她身體裡塞,恨不得把全部都插進去,伴隨著我的一陣強烈的抽搐,一股滾燙的液體射進了她的身體,我把她的腿放下,讓她緊緊的夾著我的陰莖,我使勁的往裡插了幾下,趴在她身上一動不動了。





滿身大汗的我們休息了一會兒,男人其實真不是東西,射完那一股壞水,再好的女人也沒了興趣。我們各自洗了澡,回來后躺在一個被窩裡看電視,要是以前和別的女人,我早就呼呼大睡了,可是我知道,這個女人來之不易,也許以后再也見不到了。





看著電視,我的手又開始在她身上亂摸,大概也就過了30多分鍾,我的肉棒有有些硬了,我掀了被子,趴在她腿中間,形成了69式,她的陰部有些紅腫,那是我的戰果,她把我有些硬的陰莖在嘴裡玩弄著。





慢慢的,我感覺我又能戰鬥了,於是立馬提槍再站戰,不過后來她累了,對我說:“我真不行了,也許是坐車累了,你隨便弄吧”我有些掃興,但是既然來了精神,就要戰鬥到底。這次比上次時間還長,但是感覺卻沒上次那麽好,我已經很久沒有一晚上兩次作戰了。





早上醒來已經快7點了,我是和她分床睡的,我不喜歡和人一個被窩睡覺,感覺睡不舒服。她還在熟睡中,我起來燒了點水,倒在杯子裡,然后坐在床上,看著對面床上的這個女人。





想想真是奇妙,兩個素不相識遠隔千裡的人,通過網絡的連接,睡在了一個房間,最後變成了血肉相連,這是科技的力量,是網絡的力量,網絡真是個好東西。





想著這些,我站起身,伸了伸懶腰,掀開她的被子鑽了進去,我是一絲不掛的,我喜歡裸睡。





她睡前把衣服都穿上了,躬著身子,背對著我睡著,我貼著她的身體躺下,手臂抱住了睡夢中的她。她被驚醒了,嘴裡嘟囔著轉過身來,我吻了吻那因睡覺而發熱的臉,問她:“睡的好嗎?”她只是恩了一聲,沒有睜開眼睛。





我把她緊緊的抱著,她也抱住了我,我的手順著她的脊背滑到了她的屁股上,屁股圓潤有彈性,我身子往下滑了滑,把她的褲子脫了,因為我的陰莖又硬了。





她的手也在我背上往下滑去,摸到我的屁股又摸到我直立的肉棒時,嘴裡含糊不清的問我:“你還行啊?”“你感覺呢?”我反問她。我親了親她的眼睛:“快清醒一下,好好記住這一天。”“我要去衛生間”她起身光著屁股去了衛生間。





等了大約十分鍾她才出來,已經簡單的梳洗了,由於還不到送暖氣的時間,她哆嗦著跑過來就鑽進被窩裡,並且抱住了我,她的身體有些冰涼的感覺,我趕緊抱住了她,用我的身體溫暖著她。





“要是以后我想你了怎麽辦?”我問她,“那就給我打電話啊”“電話可是解決不了實際問題啊”“呵呵”她笑著說“那就去找我。”“哎,我哪有機會出門啊,我真想把你藏起來,每天偷偷的看看你。”這次我可是說的心裡話,我有些奇怪了,古人說“一日夫妻百日恩”,我怎麽和她有了肉體關係就覺得感情上就有些難分難舍了,是不是因為有了肉體關係就相當于有了血緣關係呢?





我真的有些傷感了。她冰冷的身體被我融化了,我的手摸著她的小穴有些干,大概還沒有到時候,我就鑽進被窩,頭趴在她的兩腿之間用舌頭親吻起來,她也主動的握住我的陰莖親吻著。





愛液出來了,陰道也張開了,我調轉身子,分開她的腿,握著陰莖又插了進去,她閉著眼睛默默的承受著。





“你看我的家夥和你原來的男朋友的誰的大啊?”這是每一個男人都想知道的問題,當你知道她曾經有過一個男人的時候,當你在和另一個男人競爭時獲得勝利的時候。“你的大。”這個問題我后來還和她落實過。“和我在一起舒服嗎?”“是的,很舒服。你花樣很多。”我滿意的笑了。





我再一次讓她達到高潮,並且在她高潮的時候我也射精了。我趴在她身上說:“讓我們就這樣死去吧。”“好啊,那明天我們就成新聞人物了。”“你是不是安全期啊?要是懷孕怎麽辦啊?”“我也不知道,我以為你有辦法。”“我以為你包裡有安全套呢,你怎麽不帶著?”“去死吧你,我還沒男朋友啊。”“沒事,懷孕你就生下來,大了讓他來找爸爸。”“你真不要臉。一會我要想著去買藥,我知道有種事后的避孕藥”





已經八點過5分了,我給辦公室打了個電話,讓同事給領導請了個假。然后我抱著她躺了一會兒,我要恢複一下元氣。





等我們洗漱完畢已經9點了,退了房,我帶她去吃早餐,本來我是想去麥當勞的,后來我改變了主意,因為我不想被熟人看到。小城市到處都是熟人。我用我的摩托車帶著她,一出門就遇到一個死黨同學,和他打了個招呼,他對著我很暧昧的笑。“诋鬼”我低聲罵了句就走了。





本來還打算帶她參觀幾個景點后下午走的,結果她吃早飯的時候提出吃完就走,因為還要去學校報到,領材料什麽的,怕下午來不及。我真有些舍不得了。





去車站的路上,路過一個藥店,我停下來,硬著頭皮去買了那種藥,我快活完了總不能讓人家買單吧。





到車站正好一輛車就要發車,我替她買了車票,說了再見,然后看著她找座位坐下,她沖著站在外面的我揮了揮手,我又站了一會兒,覺得也沒什麽必要了,和她揮了揮手,心情很不是滋味的走了。





下午來了她的短信,告訴我一切都安排好了,藥也吃了,讓我放心,三天學習完了就直接回去了,還說和我很開心。我卻連著幾天很不開心。





后來也和她隔一段時間就通個電話,知道她談了個軍官,再后來知道她快結婚了,再后來電話就少了,網上也見的少了。后來的后來我有了視頻,突然有一天中午看到她在線,趕緊和她聊了會,並開了視頻,她說是她弟弟的,說一會兒就要上班去,我說我要看看你,開始不同意,后來就掀起衣服讓我看了乳房,比以前大了,然后把褲子脫下來,我看到了我曾經戰鬥過的地方,當我想仔細看看的時候,她穿好衣服說:“好哥哥,我真的要遲到了,以后聊吧。”親了我一下匆匆下線了。





后來告訴我,她要結婚了,我給她寄去一把譚木匠的梳子,因為我喜歡她的長髮,我喜歡她每天梳頭能想起我,就象我的手撫摩她的秀發。





她還給我寫了封郵件,我也回了,回的很深情,把我自己都感動了,她更感動,她說看了以后都哭了。





后來我給她辦公室打電話,結果人家告訴我,她回家生孩子了,然后很久都沒再聯系。就在我第一次發稿的幾天后,我又給她打了電話,她接了,和我聊了一會兒,說她有了個女兒,一切都好,但是她很忙,聊了幾分鍾就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