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勾引老同学上床
勾引老同学上床

我叫孙威,朋友们都叫我阿威。上个星期去上海出差,知道有个高中同学在那边就联繫了一下,沒想到她还要请我吃饭,说什么地主之仪。她叫吴琼,大眼小嘴短髮,白净的,一笑两酒涡。性格挺开朗的,长的象日本AV中的高中生,想起来就有慾望吧。我们就约在我住的宾馆附近的一个地方,当我在等她的时候幻想着她现在能变成什么个模样,毕竟有4年多沒见面了。正想着呢,忽然有人拍我的肩膀,我忙回头看,「吴琼?」「嗨,是我啊,不认识了吗,阿威?」
我吃惊的打量着眼前的MM,粉红色的露腰短袖,浅蓝的短迷你裙,身上淡淡的玫瑰香水味道,散发出青春,运动而又性感的气息...「哎,跟你说话呢。」「哦..哦,太漂亮了,一下沒认出来。」我开玩笑的说。她听的噗嗤的笑了说「又消遣我,你怎么还这样滑,怎么还跟高中时候似的。「那有啊,我说的是实话呢,別在这里站着了,你不是说要请客吗?快七点了进去吧。」「你呀,走吧。」
吃饭时,我们聊的很开心,也喝了很多酒,聊天中知道她在这边有个男朋友,35岁,外企工作,对她很好,就是经常出差,昨天刚刚出差,要一个多星期才能回来。他们的感情很好,而且准备明年十一就结婚了。
到9点多,我们已经喝的差不多了,她有些醉了,脸红红,又增添了几分妩媚,我心里顿时有了一种想上她的感觉。于是我就开始酝酿我的性福夜晚....
「酒足饭饱,哈哈,还有什么活动啊,美女?」
「你说吧,你想幹什么,我都满足你。」
(我想幹你,满足吗?)当然这是在心里说的,「我哪里知道啊?走吧,先出去,边走边想吧。」
刚出门就发现,天空下起小雨,心想「天助我也!」
「哎呀,下雨了,去哪啊?」她问
我酝酿了一下说「这雨下不长,估计一会就能停。现在还沒到10点呢,我们先到我那里聊会天,顺便醒醒酒,看你走路都飘了。等雨停了,带我参观下夜景。」
「OK,呵呵,我还真有些头晕。走吧」(哈哈,上套了。)
到了宾馆后,我就把门锁紧,对她说「你先休息,我换套松快的衣服,职业装太难受了。」
「嗯,好的。刚才被风一吹,头有些痛,我先躺一会啊!」
「你要是先躺会,我就先去洗个澡了,身上太难受了。」
「嗯,去吧。」
等我洗完澡出来时,她还在躺着。我走到她旁边,轻轻的拍拍她说:「睡了吗?」
「。。。恩。。沒,就还难受吗?」
「头不难受了,只有全身有些乏,好久沒喝这么多酒了。」
「全身乏啊,我帮你做次全身按摩吧,很解乏的。」
「哈哈,你会按摩?別逗了。」
「有啥不会的,经常去按摩,看都看会了。」
「那好吧,让我享受下你的按摩技术吧。」
「你先换上睡衣吧,那样能舒服些。」
「啊?」她有些脸红「还换衣服啊?」
「啊,当然,你还怕我咬你啊?反正你男朋友也不在家,现在也太晚了,你也別回去了,就在着陪我聊天吧,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你也敢啊,好吧,不过你得睡地下。」
「沒问题,只要你陪我,我睡厕所都可以,哈哈」(只要把你留在这里,那不就任我摆佈了。)
于是她就换了睡衣,爬到床上说:「来吧,给我按摩吧。」
我站在床边,看着她柔软的身体,还可以嗅到她女人的味道,我的手慢慢的按到她的肩膀,缓缓的揉按「力道怎么样?要不要在用力些?」
「。。恩?再稍微轻些吧。」
我的手从她的肩膀按到她的腰,然后又到她的腿,虽然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她柔软的皮肤。同时我又酝酿着我的计划。。。
10分钟后我问:「怎么样?舒服吗?」
「不错,停舒服的。」
「想更舒服些吗?」
「怎么?还还会什么按摩手法?」
「不是按摩,是推拿,我这里有客户送我的上好的精油,据说用它推拿,可以起到保健、润滑皮肤,还可以减轻压力。我前也天做过一次印度推拿,感觉很棒,我也学了2招。不过你最好先去洗澡,这样能更好的吸收精油。」
「是吗?我也听说精油推拿,对皮肤好,一直沒有机会去试下,那今天就让你为我服务下吧。哈哈,等我去洗澡。」
等她洗完澡,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当然也包括日她,不过咱们是有修养的人,弄她当然要有情趣些嘛!
她披着白色的浴巾,散落着头髮,隐隐的露出丰满的胸部,并散发出诱人肉体的味道!
「准备好享受我的服务了吗?」我笑着问。
「呵呵,准备好了。」
「那你先怕到床上去吧。然后把胳膊从袖子里拿出来。」
「嗯。」她回答,于是就照我说的做了。
我慢慢的褪去她上身的浴巾,褪到腰部,看着她还带着胸罩说:「把这个解开吧,要不碍事。」于是我就想帮她解开,可是却找不到在哪解。
「你着东西怎么解开啊?我怎么沒找到啊?」
「你当然找不到,转过去,我自己解,不许偷看。」
我转过去等了一会。
「好了。」她说。
我在回头看,果然露出洁白的后背,我在看了下她的胸罩,原来是前开口的,靠,这小妮子还挺风骚,我喜欢。
「我开始了啊。」
「嗯。」
我把精油滴到手心,搓匀,轻轻的按扶她的后背,好嫩的皮肤啊,然后把精油大量的倒在她的纤细的后腰,开始大范围的推拿。
「力度如何?」我问。
「嗯。。。还好吧。」
我把手从她的颈、双肩到背及其腰来回的按摩了十多分钟,然后把浴巾从下面向上褪到屁股,露出她修长的大腿,从浴巾缝隙还能隐隐的看到,她浅粉色的内裤,但却看不到内裤里面的桃源。
然后开始按摩她的双腿及其双足。「舒服吗,美女?」
「马马虎虎了,哈哈。」
我把手轻轻的在她脚踝骨外侧揉按,「知道常按摩这个部位有什么功效吗?」
「什么啊?」
「常按摩这里,可以保健生殖器官,同时也可以提高你的夫妻生活。呵呵。」
「讨厌,你啊!」
「对了,问你个隐私问题可以吗?」
「什么啊?」
「你和你男朋友的性生活怎么样啊?几天一次啊?」
「很好啊,如果他不出差,我们基本一周2次吧。可是他总是出差。」
「那距上次做爱有多久了?」
「嗯。。上周我来事,在加上他出差有十多天了。」
「啊?你男朋友也不负责啊?让这么漂亮的美女独守空房这久啊。」
「。。。。」
「其实做爱可以使女人新陈代谢正常,滋润女人,使皮肤及其心情更健康。」
「胡扯!」
「真的,不信你可以去网上查嘛。唉,再问你个事?」
「嗯?」
「这么长时间沒做爱,你会想吗?」
「。。。」
「怎么不回答啊?是不是不好意思说啊?有什么啊?正常年轻健康的女人,对性生活有要求,多正常的事啊。」
「。。。。净瞎说!」
我在沒说话,而手的动作却加大了,从她的脚向上慢慢移动,轻扶大腿内侧,并假装不经意的碰到她的内裤。
她身体轻轻的一动,我知道她有感觉,此时我的小弟弟已经很硬了,不过我还沒玩够,不能急。
我褪去她身上的浴巾,把完美的身体,完全的呈现在我的眼前。
「好美的身体啊!」我轻声说。
「。。。」
我把手从新放到她的后背,按摩,不!应该说是抚摸的范围逐渐的加大。轻轻的抚摸她润滑的皮肤,从她侧胸滑过,她的身体又是一僵。
好敏感啊!玩起来一定爽。
「翻个身吧,前面也要抹些精油。」
她犹豫了一下,慢慢的把身子转了过来,把双手放在胸前,眼睛微微的闭着。
我看出有脸有些红晕。
我把手涂满精油,慢慢的按在她小肚上,均匀的抚摸,然后慢慢的向上移动。
「你把手放在前面,我怎么给你抹啊?来,把手拿开。」
她沒动。
于是我轻轻的把她的双手拿开,露出丰满的胸部,我靠,粉红色的樱桃。
「好美!」我再次轻声感叹。
沈默,她又是沈默。
当我的手移动到她的胸时明显感觉到柔软的肉体,同时她的身体又是一阵的僵硬。我的手围绕着粉红色的樱桃游动,然后把手指微分,让乳头从指缝间滑过。
来来回回几次,就发现她的乳头已经硬了,唿吸也快了很多。我的双手久久不能离开。
「流氓,你別老在那里按啊!」她笑着说。
「哦!哈哈,手感太好了,捨不得了。」
我把手慢慢的离开她的胸部,她立刻就把手从新放到胸前,我知道她想掩饰。
于是我又把手放到她的大腿上,慢慢的轻轻的按摩,多数是在她的大腿内侧游动。并再一次不经意碰到她的阴部的内裤,虽然看不到里面,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她阴唇的肉感。
「怎么样啊?有沒有感觉身体舒服些,轻松些啊?」
「。。恩!是舒服很多了。头也不晕了。」
「那你可得谢我啊?」
「呵呵,好啊?你说怎么谢吧。」
「嗯。。。。?那就让我亲你下吧!」
我沒有等她的回答就把嘴放到她的唇上,并把她压在身下。她一惊,用手来推我,嘴里支吾着,我沒管,又把她抱的紧紧的。
并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同她的舌头一起搅拌,又紧紧的裹住她的舌头。渐渐的她放弃了象徵性的抵抗。
于是我把一只手空出来,脱去我的衣服,只留一条内裤.然后抚摸她的胸部,这次我加大了力度,并揉按她的乳头,她的乳头已经非常硬了,唿吸也非常急速了。
就这样许久,我把嘴慢慢离开她的嘴,并向下亲吻。她的颈,耳朵,直至她的胸。我轻轻含着她一个乳头,手则按另个乳头。
并来回交换,吸润着,她的身体开始轻轻摆动,我知道,她已经开始进入状态,开始享受了。
我的手向下移动到她的下面,并轻轻揉按她的阴部,然后从内裤外侧向里面伸,她手抓着我的手不让。我轻轻说:「把内裤脱了好吗?」
她沒默许,于是我起身慢慢,双手慢慢的褪去她的最后一道防缐,露出一让我意外惊喜的画面。
洁白无暇,一尘不染,一点毛都沒有!白虎!这就是传说中的白虎吗?哈哈,我安耐不住惊喜,感叹「太美了,这是人间极品啊!你天生下面就这样吗?」
「嗯,讨厌,不许看!」她的回答很不好意思。然后把腿闭紧。
我又侧压住她,亲吻她的嘴,而手却在她的下部游动,轻轻的分开她的腿,把手指慢慢的向里面伸,她伸手去阻,但已经晚了,我的食指已经进去,下面已经非常湿了,
我的嘴疯狂的吻着她,手指慢慢的向里面伸,感觉紧紧的滑滑的,轻轻的抚摸她的阴蒂,轻松的就被我弄大了,我换中指进去,寻找她的G点,在她阴部上方一片褶皱的地方找到一个小包,
并不停的抚摸。
「。。恩。。啊。。」她开始轻声呻吟,于是我开始加快节奏抚摸,并把无名指也一起伸进去,伸缩着,好紧啊。
「。。啊。。別往里面伸了。。。恩。。」她的身体左右摇摆,鼻尖冒汗,我知道她要到了,于是我有加快了力度,手指伸到最深处,直顶到她的子宫。
「啊。。不要啊。。。啊。。啊」她的身体摆动的越来越大,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啊呀啊。。。。啊。。太深了。。啊 。。不要了。。我要到了。。停。把。。。啊。。啊」
随着我手急速的抽送,只见她身体一挺,大声「啊!!!!!」的一声,我把手迅速的一抽,只见她的淫水氾漤,喷流了出来,她高潮了。
僵硬的身体慢慢软了下来。
「怎么了?高潮了啊?怎么会这么快啊?」我偷笑着问她。
「。。讨厌。」她不好意思的回答,「人家都半个月沒做了,你下手还这么重,真烦人。丢死人了。」
「有什么丢人的啊,这也是我对你的服务嘛,你享受是正常的啊。呵呵」
「去死。」
「哎!」我假装感叹,「你都到了,我怎么办啊?我这可都要硬半天了。」
「谁管你,自找的。该」
「好,你敢这么说,看我怎么收拾你。」我立即起身到她的下部,分开她的双腿,扒开她的阴唇,我用嘴迅速的吸润它!
「啊!不要,髒啊!」
「怎么会髒。」我边回答边继续,「这是你最美的地方了。」
「啊。。哈。。呀。。。啊。。不要了。。太痒了。。啊啊。」
我不管她的反抗,继续亲吻着她的阴唇,及其周围敏感地带。
「啊。。啊啊。。痒啊。」
我扒开她阴唇,找到那肉红的阴蒂,因为已经到了一次高潮不久,阴蒂还是涨涨的,我用舌头轻轻的恬它。
「啊!。。。別了。。求你了。。。太痒啊。啊呀。。啊」
我仍继续舔着她的阴蒂,不时的还用嘴去吸它,用牙齿轻轻的碰它,然后有用力扒她的下面,把舌头盡量往深处伸。
「啊。。恩。。啊。。。痒啊。。烦人。。我。。又要。。到了。。停啊。。別舔了。。求你了。。啊。啊啊」
「啊啊啊」一股阴精涌了出来。「嗯。。啊」她又高潮了。
「怎么样?舒服吗?是不是比按摩舒服啊?你又高潮了啊,哈哈。」
她软软的躺在床上,喘着粗气「你太坏了。欺负我。」
「我刚才哪有欺负你啊?你第一次到了后,第二次会很快的。我现在才是要欺负你。」
说着同时,我脱掉了我的内裤,露出我雄赳赳的小弟弟,这次该它享受了。
「啊。。不要」
沒等她做出反抗,我又把她压在身下,用我的小弟弟对准她阴部,用力一送,因为她刚刚高潮,很轻松的就进去了。
「啊,不要了啊。」
「我都辛苦半天了,该犒劳犒劳我了吧,再说,我这也又是在为你服务,好让你再到一次啊。」我坏笑着说。
「啊。。你太坏了。。啊。恩恩。。」沒等她说完,我已经用嘴堵上她的嘴,下面同时抽送着,虽然她已经两次高潮,出了好多淫水,下面仍然很紧,夹着我的小弟弟涨涨的,好爽。
慢慢的她恢復了平静,不那么紧张了,我对她也温柔了些须,慢慢的抽送九浅一深,沒一次深入她就轻吟下。
我趴到她耳边轻声问:「喜欢吗?」
「。恩。。」她附和着
我的手也沒有闲下来,时而抚摸她的胸部,时而轻抓她的臀部,时而又去触摸她的阴蒂。
「嗯。。。恩。。啊。。恩。。恩。。」
从她的呻吟声可知她在享受。
就这样缠绵了有十多分钟,我起身慢慢的把她的双腿擡高,然后压在身下,小弟弟又有了很大的空间可以进攻,我腰一用了,就能顶到她的子宫深处。
「啊。。深。。啊」
「別怕,我会慢些的。」我的小弟弟慢慢的进去,深深的插入,轻轻的顶她的子宫,又缓缓的出来,週而復始。
每次顶到她的子宫,她就用力抓下我的背,同时我的小弟弟也越来越涨,感觉要爆炸了,几分钟后我说「抱紧我,我要加速了。」
于是我抱紧她也紧紧的抱着我,而我的下面却缓缓加速。
「啊。。啊。。啊。恩。。啊。」
「喜欢吗?回答我!」我低吼着。
「啊。。喜欢。。啊。。啊。呀。。啊」
我快速的抽送着,又是几分钟。
「啊啊。。你快射吧。。啊。我又要到了。。啊。啊。。快。。」
我听了,一阵兴奋,也要渐渐把持不住了。
「啊。哦。。哦哦舒服吗?。。快说!」
「。啊。。舒。。服。。快。我要。到了。。你射啊。。」
「那你这几天要天天陪我!天天让我玩你」
「啊。。啊。恩。。好。我天天陪。。你。让你玩。啊。。快。。啊啊!」
「好。」我又是一阵狂速抽送。「哦,啊 啊,我要射里面了。啊」
「啊。射吧。沒事。。啊啊啊!啊」
「哦!啊!」我一声低吼,一股浓浓的精子射入她的子宫深处。
「啊-------------」她也跟随着我的射精又一次的到了高潮。
我爬在她身上,软软的,她也几乎已经是瘫躺在床上,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是不是很爽啊?」
「讨厌,我都要死了。」
「我怎么捨得你死呢。以前有沒有过这样的感觉啊?」
她沒有回答,只是轻轻的摇摇头说:「你真坏。你不是说给我按摩,怎么就欺负我了。」
「呵呵,我就是按摩啊,全身按摩了,里面当然也得按摩了,哈哈。」
「去死,坏死了。太累了,睡吧好吗?」
「好」于是我从她身上下来,从她后面搂着她昏昏的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