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給OL嬌妻綁上了眼罩(序-25-番外1-5)
我給OL嬌妻綁上了眼罩(序-25-番外1-5)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序)

? ?? ?我叫何磊,26歲,是一名職業工程設計師,有一個25歲的妻子柳韻,在外企做部門主管,兩人結婚五年,恩恩愛愛,生活倒也是簡單幸福。只是在最初的激情過後,我卻陷入了性愛的低穀。在妻子或許看不出來,我卻知道自己每次和妻子做都像在交公糧,已經沒有了當初的激情和興奮。

? ?? ? 這並不是妻子不迷人,相反,她有著一張漂亮的瓜子臉,外加一雙明亮會說話的丹鳳睛,那一頭長長的黑絲配上近一米七的身高,凹凸有致的身材使她整個人充滿了古典美人的風采。那36D大小的雙峰在任何場合都能吸引全場的目光,而那充滿彈性的翹臀和修長的雙腿更能成為讓所有雄性生物趨之若鶩的寶物,而更只有我知道,那包裹在黑絲高跟鞋?的一對金蓮是多麼的光滑誘人。再加上妻子那平淡優雅的性格,她自然成為了無數少年和大叔的夢中情人。同時,也有了“冰雪女神”的美稱。

? ?? ? 而我能夠打敗眾多的競爭對手抱得美人歸自然也是有我的優點,在下雖然不帥,但卻是真心為了友誼而與妻子交往的,本來覺得這麼好的女孩子配不上自己,於是只想做個朋友,結果平平淡淡的友情漸漸升華,兩個人在交流過程中也有了彼此的默契,於是便自然而然地成為了更為親密的關係,最後還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 ?? ? 而我卻在五年的時間?漸漸喪失了對性愛的欲望,這卻是因為我的一個性格特點,我這人比較隨遇而安,性子比較平淡穩重,但這卻是我自己都不知道的偽裝,蓋因在家?做了多年的乖孩子,雖然性格已經習慣了平淡,內心的壓力卻使我本能地追求刺激,這也是我後來才想通的一個道理。但這卻是我開啟新世界大門的鑰匙......



(一)

? ?? ? 在去年7月,周六,一個晴朗的早晨,慵懶的陽光透過窗簾灑在了臉上,“磊,起床了”,妻子的呼喚讓我的意識從從夢海中醒來,我慢慢起床伸了一個懶腰,看了看窗外的天空,又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啊,雖然有空調的涼風,暑期的太陽還是讓人感到一絲煩躁。

? ?? ? 洗漱完畢,走到客廳,妻子不在,早餐卻已經備好,清粥小菜,雞蛋饅頭,讓人食欲大增,這可是我們夫婦兩個都喜愛的早餐。“終於出來了啊,大懶蟲”,妻子的語氣帶著淡淡的無奈,從廚房走了出來。霎時,我眼睛一亮,眼前的麗人上身身著黑色的職業裝,黑色的女士西裝襯托出了那出塵動人的氣質,雪白的的臉上不施粉黛卻比任何一個明星都靚麗無暇,美豔不可方物,傲立的雙峰在職業西裝的襯托下卻又使西裝顯出了一絲緊身衣的味道,而下身則是一條職業短裙緊緊包住了那渾圓的大腿以及誘人的臀部,黑色的絲襪從裙底探出,探進那修長的長腿下的黑色高跟鞋中,帶來了一絲別樣的誘惑。眼前的美人仿佛從畫中走來,帶著天使與惡魔的雙重誘惑,讓人欲罷不能,想將她狠狠吃掉,讓我不禁呆住了。

? ?? ? “看夠了嗎?”,妻子已經坐下開始用勺子吃粥,一邊淡淡地看了我一眼。我不禁回神:“看夠了,真漂亮!”雖然已經結婚五年,但妻子卻總能給我驚豔之感,讓人感覺她是跌落凡間的仙子。“看夠了就吃飯,涼了就不好了”,妻子的語氣沒有多大的起伏,但我仍能感覺到她的開心。不過,回過神來的我卻感到了不解:“今天怎麼穿成這樣,公司有事?”平時周末吃了飯一般我都會去書房看書,而妻子則會上網、做家務或者處理文件。“嗯,從這周開始,公司有個緊急項目,連續三個月周六早上加班。”聞言,我不禁鬱悶了:“你們公司這還真是......”“好了好了,畢竟是臨時項目,公司也沒有辦法,我吃好了,先走了,中午就回來,一起在外面吃中飯好吧。”妻子不襟搖了搖頭,自己這個老公什麼都好,就是對工作不夠上心,老是覺得只要有錢就夠了,沒什麼責任心。“韻,注意開車慢點!”我害怕妻子趕時間開快車。“知道了!”

.......

? ?? ? 妻子走後,我收拾好碗筷,坐在書房,不襟愣住了,很少周末一個人在家,竟然有點不習慣,不知道幹嘛。於是,隨手打開了電腦,胡亂上著網。最後,無聊中幹脆點開了一個老版的【神雕O侶】,從第一集開始慢慢看。可是我卻越看越無聊,正無聊想關掉,卻看到了尹O平“大戰”小O女那一節,我忽然僵在那?,眼睛直直的盯著屏幕,明明開著空調我卻感覺到了一點炎熱,並且感覺到身體有一點顫栗,而血脈噴湧的感覺一直回蕩在身體?,更讓我慌張的是下體竟然已經挺立起來。對,就在看到小O女被隔著帕子被尹O平狂吻的時候,我感覺到了久違的興奮,就仿佛小時候那第一次看A片,仿佛和韻第一次行房。呆了一下,電視中的情節已經過去,我慌忙關上了網頁,但心髒的劇烈跳動和滾燙的臉部卻提醒著我剛才所發生的一切......

......

? ?? ? “磊,磊,怎麼了?”韻的聲音把我拉回了現實。“哦 ,哦,沒什麼,只是想一些工作上的事。”我有點慌忙地回應。“真是稀奇,磊也有關心工作的時候。”韻淡淡一笑,酌了口咖啡,對我的應付一笑而過。這是一家咖啡餐廳,環境不錯,我們兩夫妻常來,對這?的口味清淡的飯菜情有獨鍾,但是,今天我卻覺得往日?喜歡的飯菜寡淡無味,而原因,卻是剛才所看的電視劇。

? ?? ? 晚上,看了新聞的我們依偎著聊了會兒天,妻子突然說:“今天早點睡吧!”於是我明白了什麼,擁著妻子進了房間,關上了窗簾和房門......

? ?? ? 我把妻子輕輕放下,脫下她的衣服,當她熟悉的嬌軀展現在我的面前,我便撲了上去,輕輕含住了左峰,把右峰輕輕地揉捏。“輕點”,妻子雙頰有淡淡的紅暈,我不由得笑了笑,這樣的場面反而沒有白天看到妻子的工作裝那麼震撼,畢竟我已經把妻子這樣的美態無數次深深地印入了腦海,哪怕再誘人也已經審美疲勞了,甚至還不如今天早上看的片子震撼,等等,上午的片子......我的眼前仿佛出現了尹O平對小O女所做的事,然後,小O女的身影與眼前的韻相互重合......

? ?? ? 我看到,韻在一個寬闊的原野上,有風吹來,迷迷糊糊地看不清,於是我往她那?跑去,卻怎麼都靠近不了,她似乎被誰壓在了地上,然後上面的人一上一下的起伏著,兩人的聲音傳過來已經聽不清,隱隱約約只聽到韻的聲音似嬌喘似哭泣,忽遠忽近,然後上面的人忽然使勁往下壓住了她,然後韻就......“啊!!!”我一個激靈,被韻的聲音拉回了現實,看著身下嬌喘的韻,我卻像跑了馬拉鬆一樣,久久不能平靜。

? ?? ? 我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目光有點遊離。“怎麼了?”韻的聲音從懷?傳來,我低頭看了看閉著眼睛的韻,“沒事”韻從我懷?坐起,目光平靜地看著我:“磊,我們是夫妻,本來就是一體,不論發生了什麼,我都會支持你,尊重你。”我苦笑:“是我自身的煩惱,不想牽連到你。”韻卻握住了我的手,輕輕對我說:“我愛你,那你的煩惱也就是我的煩惱,只要你有事,作為妻子的我責無旁貸,只要老公你想,我便做。”平時我們只叫彼此的名,只有每當情動深處,韻才會叫我老公,而我也如此。我很感動,把韻擁在懷?,深情地說:“老婆,我也愛你,有煩惱的話,我一定會讓你幫忙解決的。”不過,內心的我卻在苦笑,我想你便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