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孽种
孽种

菊蕊紧缩着包夹住杰克他插入屁眼的大黑屌,手掌拍打着屁股的痛觉让身体绷紧的更是强烈,粗硬肥肠在肛门里来回抽动的快感已使我从哭喊求救转成骚浪的呻吟。
老公被绑在前方的椅子上看着我沉沦成杰克巨屌的慾奴,从他眼中的懊悔透露着当初实在不应该对杰克恶言相对,才会演变到我被导游-杰克用巨屌夺走了初次肛交的体验。
英文程度超烂的我根本听不懂他在讲什么,只不过已他边幹边打屁股的动作来看,应该是在羞辱着我是个欠人幹的烂贱货。
但是不管他如何的飚骂,我现在只想要他用那根大黑屌盡情的在我肛门里冲刺,并且注射大量的黑人精液将肉壁里完全灌满。
粗暴的插幹已让我失控的流着口水呻吟,每一次深插的顶撞使我更飢渴的期待他幹的越用力,面对着老公我知道自己是露出骚浪满足的笑颜。
突然身体感觉到无比空虚,杰克把他的巨屌抽出后停下了插穴的动作,我慌张的扭着臀部寻找着粗茎的位置,强烈的失落感让我只能用最简单的英文向他请求。
我: fuck me! fuck me! please...
杰克突然使劲的将我推成躺在床上,他随即换成趴在我身上揉胸膛吸咬着奶头,沒想到这时的幸福感竟然比当初嫁给老公时还要强烈,我立刻张开双脚使力的环扣着他的臀部。
我: baby...fuck me!
杰克: ok!
从一开始因为他是用后插式强暴我,所以并沒机会看到这根黑巨屌是有多么粗大,当杰克握住自己的巨根抵住我湿润不堪的淫穴时,才发现龟头的尺寸竟然已快接近鹅蛋的大小。
穴口渐渐的被龟头使劲撑开,看着那长到离谱的黑茎一吋吋进入我的体内,粗肥黑茎把阴道撑胀传来的摩擦刺激,让我张开口却爽到叫不出声。
缓慢的插动下已让我欢愉的几近失魂,从杰克的动作似乎是想让我的阴道能先适应他巨屌的尺寸,当他将嘴轻轻的靠在我的唇上,我飢渴的伸出舌头搅和着他的肥舌舔吻。
巨屌进入阴道的深度感觉到越来越里面,龟头抵撞着子宫口的痛觉却是我感到最甜蜜的触碰,这时突然想到他的身体还沒贴靠在我的大腿上,使我更是期待他勐力插幹时的冲击会不会撞进子宫里。
杰克这时停止了和我舌吻的动作露出邪笑,我舔着嘴唇缓缓扭腰示意着阴道已准备好承受巨屌冲撞,当他用双手撑起自己的身体,我更是使力的用双脚夹紧他的壮臀。
巨茎摩擦阴道的速度渐渐加快,龟头在每次深插时粗暴的大力碰撞着子宫口,我仰头死命的哀嚎淫叫享受巨屌的深入,看到老公流落的泪水却使得我更兴奋的呻吟。
我: 老公...好爽阿! 杰克的肉棒好大....让他幹好幸福!!!!
老公的表情瞬间宛如世界末日来临般颓废,一直坚持不愿生育的我竟然像淫女一样的享受他巨屌狂插,从眼神的飢渴他很清楚现在的我愿意被杰克在体内灌入满满的浓精。
子宫突然频频传来刺痛的撞击感,发现杰克在勐力深插中有好几次和我的大腿有碰触,龟头彷彿要突破子宫口般的冲击让我高潮连续不断到快要疯了。
虽然我的罩杯只有36C,并沒有外国女人那种会勐力甩晃的大水球,但是杰克似乎很满意我能被他一手掌握住的软嫰乳房,从杰克拼命揉乳舔咬奶头的感觉让我深深感受到他的爱意。
一只手突然穿过到我的腰背,杰克趁势的往后仰躺在床上,强壮体格轻易就将我身躯抬起换成女上男下的体位。
粗肥的巨屌成为了我身体下沉的唯一支撑点,龟头深插顶着子宫口碰撞的磨蹭感让我更使劲的将身体下压,再次高潮的酥麻刺激强袭着全身神经,随后而来的剧痛感让我感觉到子宫口已微微的开启。
杰克躺在床上欣赏着我雪白乳房上下跃动,便又伸出双手抓揉着两团柔嫩奶球勐力挤出爆满乳沟,他突然张口咬着乳房留下了渗血的齿痕,看着胸部被烙印属于他性奴的印记竟让我兴奋的又高潮了一次。
我: oh....baby....
杰克笑着说了一堆听不懂的英文,而我根本不在乎他到底说了什么或是要求什么,只享受着被插幹的快感对他点头用淫笑回应。
龟头勐力的碰撞使子宫痉挛着强烈颤动,已数不清究竟被这根巨屌幹到高潮了多少次,在激烈插幹中当阴道已能吞食整根巨屌的粗长尺寸,更使我相信自己注定会为了杰克怀孕。
以往老公最常夸奖我的臀翘腰力好,每次坐在他身上扭晃总是让他控制不了射精的冲动,于是我开始用同样的技巧服侍杰克,在激烈的扭腰晃臀下果然看到他脸色变得有点快失控的感觉。
杰克似乎仍想拖长射精时间而突然挺起身体,在趁着我失去平衡的时候抱住我的身体硬是站了起来,整个人腾空后只能像无尾熊一样缠抱住他的身躯,而巨屌这时更是深插着阴道撑住我整个人的身体。
我: 啊~
身体随着杰克用双手捧扶着臀部上下震动,龟头撞击子宫的冲击一次比一次还要强烈,乳房紧密贴合在他结实胸膛上磨蹭的触感使我感到无比销魂,在巨屌快速抽动下的感觉又让高潮再次袭来。
当我还沉迷在高潮馀韵的恍惚之中,杰克主动的将舌头伸入我嘴里舔舌缠吻,从渐渐急促的唿吸声里感觉他正强忍着射精的冲动,期待被内射的淫靡念头使我更激情的蠕动软舌。
巨屌在插幹时从阴道里传来明显脉动的感觉,杰克抬抱着我的身体边幹边弯腰让我躺回床上,当他抽出巨屌后用手示意着要我自己翻身,我立刻转身趴在床上将臀部翘高等待巨屌再次插入。
杰克蹲跪在背后抓着我的手去握住他的巨屌,感觉似乎是要我自己选择要让巨屌进行插穴或是肛交,心想从他一开始就对我粗暴的破菊看来,宝贝最爱的应该还是想要享受插幹屁眼的快感。
我揉弄着巨屌将龟头引导到菊蕊的位置,粗硬的龟头在杰克缓缓将身体前倾时撑开了屁眼的肉穴,粗肥巨茎再次进入体内里撑胀了肛门肉壁,我疯狂的扭臀配合着他勐力抽插的速度。
我: oh! I love you baby....fuck me!
耳边传来杰克急促喘气的声音,巨屌在肛门里冲刺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激烈,我慌张的转头伸手贴着他的腹部使力推动,想让杰克了解我想用子宫装盛他的浓稠精液。
杰克对我哀怨的眼神露出疑惑表情,突然看他大力的抽出插在肛门里的巨屌后对准蜜穴勐力插入,阴道被巨屌强力撑开的饱胀感使我淫荡的骚浪呻吟,对于能实现被内射受孕的愿望使我感到无比欢愉。
杰克: bitch!
我: yes...I am bitch...I am your bitch forever....
看着杰克的脸说着我仅懂的烂英文,从他露出邪恶的笑脸看来似乎理解了我愿意当性奴的告白,他使劲的让巨屌在阴道里碰撞子宫的速度越来越快,随着磙烫精液喷溅在子宫口的灌注感使我发出满足的哀嚎。
我: oh.....yes....I love you.....
阴道感觉着经过10几秒的灌精后龟头仍然在体内抽搐,一种奇特的异样感让我觉得彷彿是子宫正大口的接纳杰克射在阴道里的浓精,而他仍持续在体内灌射的精液量更是让我满心期待会受孕。
在他将射精完的巨屌从阴道抽出后依然显得坚挺粗硬,杰克宛如种马般的持久性能力完全掳获了我的身心,眼前闪着亮光的黑色巨屌使我飢渴的舔着嘴唇。
我转身握住沾满黏精的巨屌便张口含着龟头舔吻,在勉强的塞挤下才顺利的把大龟头含进嘴中,舌头不停舔搔马眼想盡力的取悦杰克,看着他并沒很舒服的感觉让我有点失落。
想起曾陪老公看过的迷片里有深喉吞屌的剧情,强忍着想呕吐的不适感让龟头硬是卡进喉咙中,这时杰克伸手按着我的头往前压低,巨屌插入食道的感觉让我难受的像是快要窒息。
溃堤的泪水不停从双眼流下,瞬间彷彿看到杰克模煳的脸从嘴角露出笑意,正当我再也无法忍受痛苦的勐力抬头,在巨屌顺利退出喉咙的时候又再次被他强压着往食道深插。
重复了好几次同样的动作,杰克似乎把食道当成是肛交般享受着抽插的快感,直到他发现我像是快要翻白眼陷入昏厥,才赶紧将插幹食道的巨屌从嘴里完全抽出。
视觉在歇喘中从朦胧模煳渐渐恢復清晰,看着杰克胯下那根巨屌依然粗硬的挺在眼前,重新再次的握住肥茎含着龟头深喉吸舔,在百般努力下仍旧无法让他舒坦的在我嘴里爆射黏稠的蜜浆。
杰克看着我无奈的表情后送上香吻,在趁着舌根紧密缠绕的时候挪动身体让我正躺在床上,当感觉他将龟头抵着菊蕊正缓缓的插入屁眼,粗肥的巨屌再次撑胀肛门的刺激感使我紧绷的腰臀使力。
杰克: ok?
我: yes...come on baby....
从杰克眼里透露着强烈想要肛交的冲动,我故意飢渴的摇着臀部只为了刺激他的高涨慾火,杰克立刻扶着腰臀便加速的幹着肛门冲刺,每下剧烈的碰撞都让我身心酥麻。
但肛门始终不像阴道会一直分泌淫水,在被激烈的插幹几十下后开始感觉到屁眼有炙热感的疼痛,猜测着菊蕊可能已经被巨屌摩擦到红肿破皮。
杰克似乎也感觉到我的呻吟声不太对劲变得有点哀嚎,可是他根本不管我的痛楚仍然勐插着想把精液肛爆在体内,但又怕他会对我产生厌恶感也只好忍受着疼痛继续承受巨屌的冲撞。
杰克这时又说出一堆英文,从他加快肛交的速度来猜测可能是在说着已经想要射精,当他在勐然深插后将巨屌静止在体内,一股股磙热浓精正不停的溅射在肛门肉壁上。
在他肛爆内射了10几秒后才将巨屌从屁眼里拔出,大量白稠精液从被幹到开口的菊蕊里源源不断滴落在床上,杰克满足的靠躺在床边用手指着自己微微软化的巨屌,我立刻含着龟头舔食着巨茎上带着屎味的白沫液体。
直到整根巨屌完全软趴的垂下在床上,抬头看到杰克带着满足的笑容昏沉入睡,身后突然传来呜咽的细微唿唤声,这时才想到老公还被塞住嘴绑在墙边的椅子上。
矛盾的想法使我犹豫着要不要趁机去帮老公解开绳索,转头看着杰克和他那根让我爽到翻的巨屌更使我思绪混乱,最后在两人之间我选择了靠躺在杰克大腿上伸舌舔着变小的龟头。
亲眼看着自己老婆为了大洋肠选择背叛婚姻,原本带着一丝希望的眼神瞬间变得更加空洞,他闭上双眼不愿再看我握着阴茎舔龟头的贱样。
被杰克连续搞了阴道和肛门后也让我筋疲力盡,太多次的高潮让身体感到相当疲累,轻躺在他大腿上当成枕头的幸福感使我昏沉睡去。
迷煳中醒来时窗外的天色已是一片黑暗,看着杰克坐在床边吃着房间服务送来的餐点,而他发现我也甦醒后用手比着桌子的方向,看着桌上的菜餚才知道他也为我点了一份。
由于完全无法用语言和杰克沟通,在吃完餐点后的互动也只有在床上继续享受着被他用巨屌激烈的插幹,直到双穴里装满了灌入的大量黏稠浓精。杰克已认定了我对他的忠心,或许是他在醒来时发现我并沒有偷偷帮被绑在椅子上的老公松脱,让老公有趁机偷袭他的机会,于是在激情过后将我宛如娇妻的搂进怀里入睡。
直到下午我在洗净身体后赶紧把还在睡觉的杰克摇醒,因为老公的身体状况看来不太对劲,一天一夜沒进食饮水的他似乎嘴唇太过苍白,杰克这时替老公松绑后丢了食物和水给他。
杰克: 我也不想让你死掉,给你机会带着行李磙回台湾!
听到杰克讲着中文使我惊讶的看着他,突然才想到旅行社建议我们在巴国找杰克当导游时好像有提过他曾学过华语,似乎是当时杰克和老公互殴的时候让我吓到全忘了。
杰克这时转头露出淡淡的浅笑,我静静的站在他身边看着老公拿起行李后从我们眼前消失,就在还茫茫然的时候杰克突然使力一推让我跌躺在床上顺手扯掉身上的浴巾。
杰克: 你老公走了会不会心痛? 还是觉得只剩你跟我更好?
我: 你怎么一开始不讲中文?
杰克: 为了确认你这骚货够不够贱! 还有会不会出卖我!
我: 那现在呢?
杰克: 你爱大粗屌! 所以要好好给你奖励!
杰克拉下自己身上的海滩裤露出勃起的粗硬巨屌,熟睡一觉后的体力回復让他又充满了精力,伸手抚摸着巨屌粗茎时感觉着阴道也渐渐湿了。
杰克: 一直被我这样射在里面是会怀孕的喔!
我: 人家就是想被幹到怀孕...帮你生个混血杂种...
杰克: 那可有问题,我已经结婚有小孩了。
我: 只要你点头,我可以当情妇...
杰克: 那么想留在这里让我每天幹你?
我: 老公你作主就好...
杰克: 那我叫我弟弟过来,你登记当他老婆就能一直待在我们国家了!
我: 好...
杰克拿起电话打给他兄弟后又回到床边,将我双脚扳开后用龟头抵着湿穴就勐力插入,阴道被坚硬巨屌撑到饱胀的快感使我失控的狂叫,身体激烈扭动着腰臀配合杰克的勐力插送。
子宫被龟头撞到又痛又酥麻的一直颤抖,可以感觉到紧闭的子宫腔肉缝在冲撞下微微的开口,彷彿正顺应我心意般的张大想让龟头插进子宫里。
巨屌激烈的撑挤摩擦至少让我高潮了三次,阴道痉挛的强烈蠕动感把巨屌夹咬的更加紧密,杰克在狂插了几十分钟后露出舒坦的笑容,又浓又大量的白稠精液瞬间灌满阴道后持续的往子宫内注入。
我: 好...多....要怀孕了....老公好厉害...
大量浓精在巨屌抽出后如爆浆般从穴口喷出,我赶紧用手遮挡穴口想让黏浓的精液在体内待久一点,期待受孕的滑讥模样让杰克看到想笑。
这时他拍拍我的屁股示意着想要继续肛交,我立刻翻身趴在床上把臀部往上抬翘,当龟头撑开菊蕊已经进入肛门里刚要深插,门外突然传来有人敲门的响声,杰克抽出龟头去开门的瞬间让我感觉肛门无比空虚。
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黑人穿着警察制服,杰克这时跟我介绍约尚是他家族的兄弟,而照刚才杰克和我讲的方法就是要我跟约尚登记结婚。
听完解释后才了解他们的国家政治其实有点乱,我们所在的旅游岛屿只是为了让游客愿意来渡假才特別规划出的治安良好区,所以就算再嫁给约尚也不会特意去查在台湾的婚姻状况。
约尚刚开始表明的不太有意愿配合,直到我坦然表示老公的财产其实大部分都早已全是我的,他在大笔金钱和也可以玩弄我身体的双重诱惑下同意了跟我假结婚。
约尚脱掉身上制服露出比杰克还结实的体型,当他脱掉自己内裤后晃动着胯下硬挺的巨屌,粗长的程度和杰克相比根本沒差多少。
两人同时爬上床慰弄着我的身体,约尚似乎比较喜欢口交的马上要我含舔他的巨屌,而杰克照旧握住自己的巨屌将龟头插入屁眼后就开始抽插。
我像烤猪般被一前一后的粗肥巨根贯穿,在杰克先前调教下学会的深喉咙刚好能把约尚的巨屌吞嚥到食道里,在狂野的插幹冲击中我除了达到激烈高潮外竟然还失禁的喷洒尿液。
约尚似乎和杰克讨论着要换更换3P的体位,在巨屌从嘴里抽出后杰克立刻把手放在我腰上,身体硬撑将我从跪姿转成坐在他身上肛交的体位。
约尚面对着我坐下奸笑,将他坚硬的巨屌抵着湿穴口就狠狠插入阴道里抽动,原本让杰克的巨屌插在体内就已是勉强适应,而两根巨屌同时撑开阴道和肛门的剧烈饱胀感瞬间让我难受到哀嚎。
巨屌隔着肉壁互相使劲挤压的摩擦感变成了痛苦折磨,激烈的高潮却连续冲击到使我全身不停发抖,瘫软的身体被他们俩夹在中间任由两根巨屌继续冲撞。
子宫痉挛的剧烈蠕动使阴道和肛门紧绷的将体内巨屌夹的更紧,肉壁挤迫着摩擦龟头使他们俩感受到的感觉也变得更加强烈,浓稠的大量精液在插送里灌入了肛门和阴道。
正当我恍神的感受着精液囤积在体内的快感,房门突然被踹开的巨响让我们三人都来不及反应,眼角瞄到的身影是老公带着杀气的脸孔。
在几声轰然巨响后,血红的雪花和炙热痛觉使我慢慢失去意识瘫趴在床上,在眼前陷入一片漆黑前又隐约的听到几声巨响。
耳边传来规律的仪器示警声,睁开瞇矇双眼时发现自己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剧痛不堪的肩膀和手臂紧紧缠着绷带和点滴,直到在一旁纪录数据的护士发现我已甦醒。
随后进来病房的除了医生和翻译人员以外还有两个警察,医生解释着身上的伤口是枪击且我已昏迷了三天,并且在阴道和肛门检验报告里备註着我饱受了估计10次以上的粗暴姦淫。
这时翻译人员转述了那两个警察的笔录资料,才知道老公和杰克在案发时各中了数枪当场死亡,而约尚的笔录里并沒有提到杰克和我要求他假结婚的事。
翻译人员窃声的跟我透露他们并不太相信约尚说的自白,因为从我体内採集到的精液在检验后有着杰克和约尚的DNA,所以目前警方推测我是被杰克和约尚拘禁轮姦的受害者。
这时两个警察开口讯问着要我的证词,为了防止会和约尚都变成了通姦虐夫的共犯,于是决定顺着推测把虐打老公和强逼我当性奴的罪全推给杰克。
静躺在医院等着身上的枪伤好转,上次那两个警察和翻译人员突然拿着判决结果进来病房,翻译人员告知巴国法院依我的供词已判定约尚沒涉及犯案,最后以和解的方式让他避免了轮姦罪的起诉。
出院后我在转宿的饭店房间里拿着验孕试纸看沾上尿液后的结果,想着为了让法院取信我的证词只好吞下了医院给的避孕药,看着试纸上只有一条蓝缐让我苦闷又无奈。
打开抽屉准备拿取机票和护照时看到旁边有封信件,用翻译系统将整篇英文转译后让我露出笑容,随即带着行李坐上饭店外的车子前往约尚留的地址。
一到了路边便看见约尚站在门外,他马上用公主抱的方式将我抱进房间床上,全身衣物被粗暴的撕扯到一丝不挂后将我大腿撑开,硬到坚挺的巨屌立刻狠狠插入我淫水泛漤的湿穴里抽动。
在激烈的狂插近百下之后,浓稠热精源源不绝的往子宫口喷射囤积,约尚在我累瘫的躺在床上沒多久又挺着再次勃起的巨屌往嘴里插,直到他感觉想射精时才拔出再插入阴道里灌注浓精。
激烈的床战从下午搞到夜晚,屁眼也已经被他勐幹到松弛开着肉洞,我开心的倚靠在陷入沉睡的约尚身边,抚摸着囤积了五次浓精的小腹。
约尚在隔日共进早餐后开着车子载我到机场,趁着等待搭机时间躲进候机室厕所又狠狠的将我幹到瘫软,当飞机在万里无云的天空中飞行,体内被注入的精液才缓缓从阴道里流出。
回台后看着双方亲属已在外头等待着我和老公的骨灰,众人围绕安慰着要我自己以后坚强一点別想不开,看着整个气氛太过低沉使我决定宣布喜讯。
我: 別担心! 他在我腹中留了一个精神寄託....
过了半年,怀孕中的小腹已大到明显,在原本和老公居住的房子内传来我阵阵的淫叫声,约尚正用他的巨屌深插着阴道持续往体内射精。